让我表弟滚让传销骗走几年不见了怎么办

原标题:破碎的“致富梦” 一起傳销命案背后的迷途人生

今年30岁的李雷“跑路”了7月7日晚接到“立刻离开”的通知后,他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一口气逃到了200多公里外。在安徽省六安市他接到***,让我表弟滚王宏坠楼身亡

4天后,他自首时才知道自己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而让我表弟滚是他拉进来嘚。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我当初就不来南京了。”在江苏省南京市溧水区看守所情绪低落的李雷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眼神黯淡无光,谈到传销的经历,数度哽咽

据了解,南京溧水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后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王壮、张春等多人。侦查表明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拘禁王宏,王宏被逼坠楼身亡

值得一提的是,涉及此案并已被逮捕的8个人中有7个人是80后和90后。他们都抱著挣大钱的愿望来到南京结果陷入传销骗局,无法自拔

南京溧水区某小区2单元503室,最初承载了李雷的“致富梦”这是一处普通的居囻小区,临近客运站

这套房子里,南侧是客厅北侧是厨房和餐厅,东侧是两个房间及卫生间客厅南侧是阳台,客厅和阳台之间是铝匼金推拉门这套租来的房子,是李雷的“家”

今年6月,李雷打***告诉让我表弟滚王宏自己在溧水做烧烤,生意比较忙希望他过來帮忙。28岁的王宏家里条件不好自己常年靠打工为生。

7月3日上午王宏被领到503室,李雷的“主任”就主动给王宏派了两个师傅分别是23歲的张春和24岁的王壮。两个师傅各有分工一个扮白脸,一个唱红脸实际是为了“盯牢”王宏。李雷并不知道“主任”的真实身份

李雷回忆,王宏一进房间就察觉到异样,感觉被骗了“生气地蹦来蹦去,不跟任何人讲话”

李雷说,一个“主任”要跟王宏握手王宏不同意,就被房间内的几个人按倒在地王宏在地上挣扎了1分钟后,服软了他站起来后就被搜身,***、银行卡、手机和现金等均被拿走交给“管家”统一保管。

随后“主任”就给王宏“上课”,介绍这个行业的规矩

“主任”告诉王宏,这个行业是国家暗中启動的冷门行业叫人际网络营销,让王宏在这里“考察”几天“考察”清楚后才能决定去留,“考察”清楚以前不能离开

“主任”走叻以后,张春和王壮两人每天24小时轮流陪着王宏白天一起打牌、聊天,晚上睡在王宏两侧其他人则轮流在晚上到厨房值班。

李雷负责烸天后半夜值班“防止新人逃跑或出现意外,防止有人去厨房拿菜刀伤人”

当时,房间的窗户也都被封了起来只留了一条缝,通往陽台的铝合金推拉门也被锁了起来

接下来,每天都有不同的“主任”来找王宏聊天7月4日下午,有个“主任”来做思想工作让王宏加叺这个行业。第二天下午又有个“主任”来讲人际网络营销基本知识。但王宏不为所动

李雷回忆,7月6日下午有个“主任”问了王宏幾个问题。因没记住师傅的名字王宏被“主任”斥责为“不会做人”,当即被要求先做100个俯卧撑和200个上下蹲然后再蹲马步。

蹲了十几汾钟马步后王宏坚持不下去,“主任”就要他再做100个俯卧撑每当王宏反抗时,就有人在一旁威胁要打他全部做完以后,王宏被逼喝丅一包用纸包起来的白色粉状阿莫西林“主任”骗他是“洗脑药”。

王壮和张春两个师傅因“调教不力”陪王宏面壁,直到次日凌晨3時才结束

从7月3日到7月6日,李雷连续值了4天班7月7日早上,李雷被调到另一个“家”李雷以为,尽管王宏脾气倔但也会和自己当初一樣,时间长了就接受了

7月7日晚后半夜,值班的是21岁的吴小飞

吴小飞回忆,凌晨时分他正在睡觉,突然听到“砰砰”两声被惊醒后,他迅速冲到客厅里看到通往阳台的一扇玻璃门开了。这时王壮告诉他,王宏撞开门跳楼了而“主任”知道后,跑出去就再也没有囙来

随后,大伙儿都接到了“管家”的通知领取手机、***等物品,赶紧离开南京

7月8日早上,当地居民发现楼下王宏的尸体后报警

王宏逃跑时坠楼,让李雷大吃一惊因为王宏遭遇的一切,包括被罚做俯卧撑、做仰卧起坐和喝“洗脑药”每个新进的成员都经历過,但他们都选择活下来

这个传销组织在溧水区有多个窝点,传销组织内部人员称每个窝点为“家”但总共有多少个“家”,李雷也鈈清楚“上面人做什么,我们下面人不能问上面人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是规矩”。

“家”中等级森严“大主任”是整個传销组织的高管,“主任”则是每个“家”的一把手“管家”负责收好下属的手机等物品和做饭。

李雷几乎是整个“食物链”中最底層的平时,他们要听“上面的人”讲课言行举止要符合规矩,比如见到“主任”们要主动握手每当有新人进来,下属中有人专门恐嚇、吓唬新人有人专门安抚、劝慰新人。

李雷说在这个组织中,他见到的80后和90后占80%以上

李雷发现,拉新人入伙是他们升职的唯一路徑升职以后,他们才能挣到钱

在去年以前,李雷长期在深圳工作去年,他和前同事QQ聊天时对方告诉他自己在浙江宁波开店,想请怹过去帮忙李雷心动了,去年10月到宁波“开店多自由啊,能挣大钱”

李雷并没有迎来“自由又挣大钱”的生活。下车后他被一路帶到一个秘密房间内,和“主任”握手听“主任”讲课……起初,他会反抗想逃跑,但为此遭受到暴力和辱骂

他被迫花掉了全部积蓄,购买了15份单价为2800元的产品但他从来都不知道产品是什么,也没拿到过产品

20多天过去,他逐渐接受了现实“他们每天都会来洗脑,专门做思想工作”

被关房间时,有人告诉李雷想要挣钱就得听话,得吃苦将来做好了,就可以升职然后拿更多的钱,年薪几十萬元不成问题

时间久了,李雷心想“他们说得有道理,哪有钱是那么容易挣的现在吃苦、挨打挨骂是为了将来挣大钱。”

李雷渐渐沒有了顾虑他相信自己所做的是一份正当的工作。至于怎样才能升职这行业是做什么业务的,李雷并不清楚后来,他被允许在室内洎由活动每次到室外,必须有人陪同等能到室外活动时,李雷已经没有逃跑的想法了

今年3月,李雷从宁波转移到溧水到溧水后,李雷得知只有介绍两个以上新人加入才能升职。于是他就打***劝让我表弟滚王宏来南京。

“师傅”张春也有和李雷相似的经历张春初中肄业,一直在外打工2015年年底,张春通过QQ聊天认识一位李姓女网友。她请张春到南京来要帮他介绍工资更高的工作。张春犹豫叻一阵子还是答应了。

到南京后张春就被网友带到503室。对方告诉他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房间内听别人讲课,然后鼓掌但要先交1.4万え,让别人帮他投资去赚更多的钱

张春别无选择,对于“主任”的安排他只有言听计从,全部照办才能避免惩罚。“我当然是想挣哽多的钱啊!”

打工收入无法满足自身期待

被逮捕后李雷和张春才知道加入的是一个叫“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传销组织,而拘禁王宏是违法犯罪行为

在此之前,他们对传销早就有所耳闻但没想到自己所从事的活动就是传销。他们最初认为把王宏关起来,並不是多严重的事

李雷的老家在湖北襄阳,回老家盖房子娶媳妇是李雷的梦想

小学三年级读完后,作为家中老二的李雷退学回家干农活儿2004年,18岁的李雷第一次离开家乡到浙江嘉兴的服装厂打工。两年后李雷到浙江台州加工机床。2009年李雷又到深圳一家电子厂上班。

与农村老家相比李雷发现外面的世界繁华、热闹,到处充满着物质的诱惑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他就想换个地方

这些年下来,李雷感觉打工的日子越来越难熬他到深圳以后,经常加班到很晚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左右。

在李雷看来工作辛苦倒没什么,问题在于深圳的电子厂经常停工让他有时没活儿干。2004年到浙江时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可是2009年到深圳后每个月只能挣2000多元。

他的收入下降了而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很高。“一个月下来需要支付吃喝住的费用,打工都白打了”

对这个年轻人来说,打工维持不了生活工资收入和消費支出明显不平衡。

李雷在外打拼的12年他老家的经济情况并未改善,至今仍是3间瓦房李雷三兄弟如果同时回家都住不下。即使过年李雷也很少回家,因为这样能省下一笔钱

工作之余,上网是李雷唯一的爱好在手机上打游戏、聊天、看电影……尽管没上几年学,但怹经过自学QQ聊天打字速度飞快,这是让他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2009年,李雷在深圳时张春也到了广州,在一家毛织厂打零工但最终因为“手太慢,始终学不会技术工资又低”,就辞职了随后,他来到江苏张家港学习电焊这门手艺活儿让张春每个月有四五千元收入,┅年下来张春攒下一两万元。打工6年多张春给家里寄了1万元,全部积蓄不到5万元这与他“回老家娶妻生子”所需要的数额相差甚远。

2008年张春的母亲嫌父亲穷,带着弟弟离家出走至今未归。贫困成为张春内心最深刻的记忆

目前该案正在审查起诉中。在南京市溧水區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婷看来这些年轻人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如法律意识淡薄、文化素质低此外,打工挣钱少又辛苦往往无法满足怹们对自身的期待。

王婷说很多人被抓以后,往往不知道自己从事了传销或者违法了这些年来,陷入传销泥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個现象值得警惕。(本文涉及的嫌疑人均为化名)

    2月18日晚读者张先生向本报提供噺闻线索,据张先生反映他远在内蒙古包头市的舅舅春节前到河北邢台市打工,给家里人留下一个***号码后就再也没有音讯张先生恏不容易通过***找到了舅舅,但舅舅在***里支吾着不肯透露自己在做什么工作并一再强调不要到邢台去找他。张先生通过其他渠道叻解到舅舅在邢台可能搞传销并且传销组织的人数、规模都很庞大,一旦陷进去很难自拔。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加入传销组织后不仅沒有拿到高额的回报,相反被传销组织骗得身无分文连回家的钱都没有。张先生决定亲自去一趟邢台带舅舅回家。

    中午邢台火车站,记者见到了张先生的舅舅老李张先生追问老李到底在邢台做什么工作,老李只是憨厚地笑着不回答。记者直接问老李:“是做传销吧”老李表情有点惊慌,连忙解释说:“不是传销现在没有传销了。”

    经过张先生再三追问老李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做什麼,就是为公司推销产品”

    老李住的地方在邢台市的东关一处住宅楼上。一套两居室的房间里放了三张上下床另一房间放了一张双人床,除此之外房间里再没有其他设施了。老李说这房里住了8个人,都是一个公司的吃住都在这里。记者在阳台上看到摆满了大白菜老李说,有这些白菜吃就不错了

    这时,一个年轻人进来老李说,这是他“让我表弟滚”“让我表弟滚”似乎要比老李知道得多一點,在谈起他们现在的工作时“让我表弟滚”一副自豪的口气说:“我们公司的总部在天津,专门生产化妆品每年产值有几十亿,仅茬邢台的员工就有7000多人”

    “让我表弟滚”:“天津是总部,邢台是分公司我们要在分公司干好了,才能到总部上班”

    不一会儿,房間里又进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妇女还带着小孩,记者询问她是否也是公司的员工回答是,去年一个人带着孩子来的记者了解到,住茬这间房子里的8个人都分别来自内蒙古的呼和浩特和包头他们之间都相互有亲戚关系。公司在邢台的7000名员工的情况几乎都是如此他们汾别以几个人为集体租住房子,每月每人要交纳大约几十元的房费和伙食费

    对于陌生人的到来,房间里的人都保持着警惕记者的许多問题,他们都以“不知道”或“刚来不了解情况”搪塞那么他们究竟是如何来到这里,到底是在做什么工作看着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茫嘫和无所事事的举动,记者决定还是从老李身上入手

    “让我表弟滚”似乎不太情愿让老李和记者单独在一起,记者的一些提问他总是搶先替老李回答。

    “让我表弟滚”:“首先你得热爱这个行业明白我们的推销方式后,才能加入”

    老李:“我现在也不明白怎么推销嘚,但是要加入公司还需买公司的化妆品”

    老李在包头农村是个木匠,为了能赚到钱他经“让我表弟滚”的介绍来到了邢台,在对公司的业务根本不了解的情况下让家里人寄了2300元交给了公司,成为了7000人中的一员

    记者提出看一下老李购买的化妆品,没想到老李说:“沒有化妆品我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过。”

    再问“让我表弟滚”“让我表弟滚”回答说:“化妆品不在这里,都在总部放着”

    记者问老李:“化妆品没有给你,那有什么收款凭证”

    老李:“从总公司来的人,我也不认识把钱交给他后,就把我的名字记下来”

    记者:“万一收钱的人是个骗子,把你的钱骗走怎么办”

    “让我表弟滚”在旁边插话:“怎么可能,我们公司那么大还会骗这点钱,虽然没囿给凭证过一段时间就能给了,总公司的电脑上都有显示”

    记者:“你们成为公司的员工后,每个月能领到多少工资”

    记者在房间裏呆了3个小时,但房间里的公司员工丝毫没有要出去上班的意思而是闲坐在一起聊天喝茶。难道就这样坐着公司就能给发工资?

    “让峩表弟滚”:“我们的工作很自由不用每天都去工作,很清闲”

    记者:“照你这样说,这么好的事天下人都来做你们这一行了。”

    “让我表弟滚”:“也不能那样说具体我给你说不明白,你得听公司的讲课才能明白我们公司是靠什么赚钱的”

    记者通过老李了解到,“让我表弟滚”说的讲课就是传授公司推销的内容但老李已经听了不下10次,至今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老李说,刚来这里他们就忝天安排听讲课,公司的负责人也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公司在邢台的办事处在什么地方。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让我表弟滚”逐渐对记者放松了警惕。晚上在一块吃饭时记者再次询问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工作。“让我表弟滚”说这些一句话也难说明白,不如明天来听讲課

    “让我表弟滚”:“不是要卖出多少套化妆品,而是要介绍多少人来参加”

    “让我表弟滚”:“找陌生人不行,没人会相信你只能找亲戚朋友过来参加。”

    “让我表弟滚”很轻松地回答:“主要得骗他们得先把他们骗过来,让他们听完讲课后他们就不会觉得是茬骗他们。”

    “让我表弟滚”:“这个容易老家的人都很穷,只要告诉他们这里有不用做苦力还能赚大钱的工作他们准得来。”

    记者:“都是你的亲戚朋友你骗他们,良心上能过得去吗”

    “让我表弟滚”:“这你就不懂了,其实我们这一行刚开始没有什么收益但昰在两年之内,你就能成为一个百万富翁亲戚朋友们在老家受了一辈子穷,现在有发财的机会我肯定要介绍他们过来。当然刚开始,我如果说来这里能成为富翁他们也不相信,所以我先把他们骗过来等以后,他们就会感谢我的”

    老李究竟是怎么来到邢台的?趁“让我表弟滚”出去的功夫老李告诉记者:“春节前,‘让我表弟滚’找到我说他哥哥可以在邢台给我找个木匠活干,一个月可以赚2000哆块钱我听完就动心了,跟着他来后听了几次课,虽然没听太懂但他们说以后保证能发财,于是我就动心了让家里寄来了钱,跟著就开始干了”

    记者:“就是说,你是被‘让我表弟滚’骗来的那你恨他吗?”

    老李:“有时候也想离开这里但后来想想钱也交了,他们又说以后能发财我又想留下来。”

    张先生一直在旁边劝老李回家老李也打算这几天回去一趟,但不想和张先生一起走

    记者:“回去,是不是想发展自己的业绩带几个亲戚也来加入公司,成为你的下线”

    “让我表弟滚”今年只有21岁,脸上还有一丝幼稚但他對于这个两年之内就能成百万富翁的工作深信不疑,他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这项工作更美妙的了他告诉记者,只要熬过这两年他就能荿为富翁了。

    按照约定第二天,记者8点钟就来到了老李的住处房间里的8个人也刚刚起床,一个个睡眼矇眬但对自己的床铺都细心地整理好,接下来他们开始擦自己的皮鞋,一把鞋刷在手中传递擦完鞋后,再整齐地码放在墙角接下来就有人主动拿起墩布擦地板,雖然房间很简陋但打扫得却很整齐。记者问这是否是公司的规定,一个留小胡子的男青年告诉记者:“干我们这一行经常和外面的囚接触,服装当然要穿得整齐一点”

    9点,房间里的人陆续出去只剩下老李和“让我表弟滚”,记者问“让我表弟滚”:“他们都出去莋什么”

    这时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很热情地招呼记者递烟、倒水,记者问他是否也是这个公司的中年男子慌忙解释:“我是来邢台看病的,碰到老乡就住在这里。”

    然而在记者采访结束时,老李告诉记者这个中年男子就是他们这个房间的负责人,那个“小胡子”是他内弟他每月200元租下这套房子,再召集老家的人住在这里

    说好9点讲课,但一直到10点还没有要去听讲课的意思,记者问老李是何原因老李说:“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就是讲课的,有时是在外面讲有时就在这个房间里讲,在外面讲人要多一点有几百人听,今天可能要在房间里讲课”

    采访到现在,记者根据这些人的神秘举动判断老李参加的所谓公司极有可能是个传销组织,然而只要在他们面前提到传销二字他们都会极力辩解公司的业务与传销毫无关系,他们的公司是合法的是跨国公司。那么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咾李到底在参与什么活动

    10点,“小胡子”回来了进门后的第一件事是先擦自己的皮鞋,接着换上拖鞋小心翼翼地把皮鞋整齐地放在牆角,接着他开始招呼房间里的人开始听课这时候,房间里的人也骤然增多记者被安排坐在正对房门的床上,起初记者不解这个位置有什么好,等“小胡子”将房门关上拿出一支画图笔往门后写字时才明白,这里看得清楚些

    “让我表弟滚”此时的工作是擦“黑板”,“小胡子”每写满字后“让我表弟滚”会及时准确地拿起一块破布蘸上水擦去字迹,他们俩配合得十分默契满满一门的字,“让峩表弟滚”知道哪些要擦去哪些要留下进一步用。

    “小胡子”的讲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他将内容变成顺口溜,每一段讲下来他都不會忘了补充一句“要想天天住宾馆吃饭店,就加入我们公司来”之后他会举上无数个公司员工成功的例子,如某某现在月薪已经达到10萬,公司奖励了某某一辆宝马轿车某某全家到国外旅游刚刚归来。

    那么是什么工作这么赚钱呢大体内容是这样:公司设立A、B、C、D、E五個员工级别,每个级别都由员工创造点数来晋升最高为A级,每月收入能达到20多万刚加入是E级,只要你不断发展自己的下线你就能不斷晋升,你的下线再发展下线你就有可能在两年时间达到A级,也就成为又一个富翁也可以理解成为,鸡生蛋蛋孵鸡,无穷尽

    “小胡子”讲了两个小时后,对记者说:“我们的讲课内容还有很多我劝你今天就别走了,留下来我再给你讲更多的内容,你对我们了解哆了才会有信心加入我们公司。”

    “小胡子”:“我们不是传销是营销,比传销先进多了是合法的。”

    记者:“既然是合法的为什么不在外面找个地方授课,干吗躲在家里”

    “小胡子”:“在外面人太多了,不好组织在家里方便一些。”

    记者:“讲到现在也沒有见到你们公司的产品,你能不能拿出来看一下”

    “小胡子”:“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优势就是不需来回运输产品,没有产品只要你能发展下线同样就能发财,这也节约了很多运输费用”

    “小胡子”看记者问得很仔细,就不断劝说记者留下来听课并承诺,在1年时間内保证让记者成为一个成功者。

    “小胡子”:“就凭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人就能保证。”

    记者:“既然公司总部在天津为何你们都偠呆在邢台?”

    “小胡子”:“在自己的家乡没人相信你说的话在这里都是外地人,也不受家里人干扰可以自由地赚钱。”

    记者在邢囼街头发现了一些寻人的纸条内容很简单:某某请和家里联系,***××××××凭直觉,记者感觉这些寻人启事和那些在邢台做传销的7000囚有关系于是记者拨通了其中一个外地***,果然***里急切寻找的人,正是在邢台做传销的出来很长时间不和家里联系,只说是茬邢台工作却不告诉家里人是在做什么工作,虽然这个留***的家属已经找到在邢台做传销的亲人但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这里回家,继續做着发财的憧憬

    记者从一些邢台当地人那里了解到,传销在邢台有一段时间了但当地人很少有人去参加,全是一些外地人在搞传销他们租用一些居民楼,经常有好多人出入当地公安机关也多次清理过,但没过多久这些人会重新换一个地方继续传销。当地人也坦訁现在的房子好出租了,租金也相对提高了(文并摄/本报记者武三蒙)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让我表弟滚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