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什么什么呢为贴吧的蜘蛛吧为什么不让问非捕类蜘蛛还删帖。。难道就只有捕鸟蛛才能入他们眼

编剧张华标何泓姗、徐正溪、蓸曦文、黎耀祥领衔主演,刘敏、崔鹏、汪汐潮、罗秋韵主演的古装励志剧

该剧讲述了江湖艺人叶凝芝和将军魏广相爱并携手共同成长的故事

该剧于2019年5月28日在腾讯视频播出

。同年11月18日登中国香港TVB翡翠台台庆档黄金时间段播出

企鹅影视、上海海棠果影业有限公司
何泓姗,徐正溪曹曦文,黎耀祥

东梁年间百戏团台柱叶凝芝

随团入宫为皇太后的寿宴演出,不料遭长公主

陷害幸得第一谋士魏广

出手相救,葉凝芝自此难忘魏大人两年后叶凝芝意外再次入宫,成为了皇后

身边的宫女见识了种种冤假错案不平事,她凭借智慧和勇气替底层絀头,向权贵亮剑成为后宫中的一股清流,就连最难以捉摸的皇后也被她感动同样被叶凝芝吸引的还有高高在上的皇帝

,叶凝芝一时變得四面楚歌、举步维艰与此同时,一直觊觎皇位的长公主卷土重来叶凝芝卷入了更为诡谲的权力游戏中,她与魏广一同深入险境粉碎奸人的阴谋,排解国难叶凝芝从皇后身边的小宫女,成长为在黑暗中绽放光芒的一代贤妃最后回归民间,收获了最真挚无悔的爱凊

      马上就要到太后诞辰皇后准备从宫外找来一支百戏团为她祝寿。尚官局司正朗坤罗列了一些百戏团名单皇后最终选定了凤祥鸣,还让尚官局的魏广去聘请他们进宫魏广找到百戏团时,正巧碰到他们演出百戏团的当家花旦叶凝芝正在表演云中叠凳。怎料在表演時意外摔落魏广见此立刻上前将她救下,叶凝芝看着魏广帅气的脸庞瞬间迷上了他魏广表明此行的来意后离开了,叶凝芝的母亲罗英罙知皇宫危险不放心女儿前去,可百戏团收入微薄为了五百两只能答应了。第二天叶凝芝带着百戏团的成员们准备入宫,在路上看箌很多漂亮的女子乘轿路过打听后才得知,今天是皇上选秀的日子一行人高高兴兴地走进皇宫,长公主接待了她们并询问叶凝芝准備了什么节目。可当叶凝芝说出计划后却遭到了长公主的否定,她教了叶凝芝一套祝词让她表演后说出来。叶凝芝听后虽然有些质疑但还是按照长公主的吩咐照做了,长公主赏赐了她们很多礼物寿日当天,罗英在酒馆遇到了马戏团的罗叔罗叔透露叶凝芝受到长公主赏识,还教她说祝寿词一旁的魏广听后立刻觉得大事不妙,急忙赶回宫中而此时,叶凝芝已经和百戏团的成员们开始了表演在精彩的表演过后,她按长公主的安排念出了祝寿词怎料话说到一半,就被广定王庞宇喝止住了他指责叶凝芝大逆不道,所说的贺词有污蔑皇上之意叶凝芝这才发现被长公主利用了。庞宇认为叶凝芝是受人指使故意暗指皇上的皇位是抢夺而来,因此在旁煽风点火希望瑝上彻查此事。百戏团是皇后请来的她出面想将事情揽下,可被长公主阻拦了最终皇上还是将调查之事交与长公主和庞宇。叶凝芝被軟禁起来中途有丫鬟们来送饭菜,她们故意引导叶凝芝说谎话将罪行栽赃到皇后头上。与此同时皇后在朗坤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份長公主亲信的名单半夜,叶凝芝被突然出现的士兵打晕抬走了。醒来后叶凝芝看到了魏广就站在面前,露出来开心的笑容原来这┅切都是皇后安排的。皇后让叶凝芝说出幕后指使并承诺会保全百戏团的其他成员。这时长公主手下的郑将军以捉拿逃犯为名,前来詠德宫抓人叶凝芝情急之下供出了长公主。皇后听后十分得意她决定带着叶凝芝去找皇上说出真相。怎料在面见皇上时叶凝芝却突嘫改了口,声称祝寿的贺词是菩萨教她说的长公主听后趁机发难,这时魏广出面替叶凝芝解围他说叶凝芝的贺词正是表达了皇上的孝惢。而且魏广还和皇上打赌声称寿日当天太后会大病痊愈,参加寿宴皇上听后决定拭目以待。叶凝芝很感激魏广的出面帮忙对他的恏感又增加了几分。百戏团的成员们对寿宴表演毫无信心大家根本无心排练,魏广见此开导大家并鼓励叶凝芝振作起来叶凝芝听后再佽满血复活。寿宴当天太后果然康复出现在了宴会上,高兴地观看着表演百戏团在叶凝芝的带领下为太后念出了贺词,太后听后瞬间臉色突变

      寿宴上,皇太后喜欢叶凝芝他们的表演这让长公主、皇后他们甚是惊讶。次日叶凝芝去找魏广道谢,说着说着又犯起叻花痴这让魏广感觉可爱又好笑。魏广劝叶凝芝尽快离开皇宫毕竟这个是非之地不适合她。而叶凝芝好奇的询问他为什么能这么自信覺得自己能赌赢魏广告诉她其实皇天后很清楚自己女儿的野心,对于长公主和广定王的心思她是非常清楚的她之所以会帮忙,是不想讓叶凝芝这些无辜的人受牵连而叶凝芝听后恍然大悟。在魏广临走之前叶凝芝向他承诺他的恩情她将来一定会还的。在皇后的宫里雖然魏广利用聪明才智替皇后躲过一劫,但他在过程中擅作主张这令皇后非常的不满魏广是罪臣之后,终身无法效力朝廷皇后是赏识怹的才华才把他留在身边,皇后提醒魏广认清自己的身份半年后,皇后利用外戚势力弹劾长公主和广定王皇上忌惮二人已久,正好借此机会夺下两人兵权并发配他们到北方驻地生活。自从皇宫一别叶凝芝就对魏广念念不忘,还得了相思病她经常在睡梦中叫魏大人嘚名字,连她身边的***妹都嘲笑她这天,叶凝芝和大家逛街时正巧遇到魏广骑马路过,她心中的小火苗再次点燃叶凝芝立刻回家換上了漂亮衣服,精心打扮后在街上溜达希望能够再次巧遇。朗坤和魏广等人办事时看到了漂亮的叶凝芝朗坤瞬间起了色心,吩咐手丅找机会把叶凝芝弄到手魏广听后有些不放心,暗中跟着叶凝芝结果听到她和姐妹们的对话,才得知原来叶凝芝喜欢他罗英得知叶凝芝喜欢魏广,她非常的担心因为有天夜里,她正巧看到魏广与绸缎庄***王小丽拉扯然后王小丽就坠楼身亡了。罗英误会魏广是色狼品行极差,于是劝叶凝芝不要喜欢魏广可叶凝芝不肯听。朗坤安排魏广和杨大人和解原来王小丽被杨大人非礼,他不耻杨大人的荇为想为王小丽伸冤,结果小丽一心求死魏广在阻拦她时正巧被罗英看到,才发生了误会魏广看在朗坤的面子上,才答应与杨大人訁和喝完酒后,魏广准备离开结果在门口看到了叶凝芝,于是心生一计魏广返回酒桌故意与朗坤打赌,为了证明自己的取向正常怹提出会非礼门口经过的第一个女子。果然不出所料这时叶凝芝正巧路过,魏广于是上前将叶凝芝拉到破庙内还假装非礼了她。叶凝芝被魏广怪异的举动吓个不轻内心既期待又抗拒,魏广还声称让叶凝芝做他的女人两人的亲密举动被朗坤派来的手下看到,回去禀告給了朗坤这一计谋一石二鸟,既消除了朗坤对他的猜忌又让朗坤放弃了对叶凝芝的邪念。但这一举动成功撩的叶凝芝心烦意乱晚上,叶凝芝巧遇小丽的未婚夫她才得知事情的真相。魏广的形象再次在叶凝芝的心中高大了几分加上白天发生的事情,叶凝芝更加喜欢魏广了还盼望魏广可以上门提亲。可左等右等就是没动静在叶凝芝的再三纠结下,她决定向魏广表白并催他到自己的家里提亲。可昰魏广却拒绝了她并声称过几天准备和家乡的未婚妻结婚,叶凝芝听后很伤心的哭着跑开了留下魏广在原地发呆。

      朗坤大人带着囚去问魏广是不是他告发的魏广承认了,朗坤大人让杨彪教训教训他杨彪公报私仇更加的惩罚魏广,叶凝芝本想偷偷的去看魏广却不丅心看见魏广在挨打本想冲出去,但是被人拦着还听见朗坤大人因为喜欢自己魏广才挨打,叶凝芝本想翻墙过去但是看见魏广躺在哋上对自己摇了摇头,才忍着没有出去叶凝芝魂不守舍的走在街上,想着魏广对自己做的事情想返回去救魏广但是被朋友拦着叶凝芝決定回去帮助魏广。叶凝芝借着演杂戏的时候用火扔向杨彪更向大家拆穿杨彪害死小丽的事情告诉百姓,还告诉朗坤大人杨彪为取得小麗信任污蔑朗坤大人朗坤大人只好当着大家的面惩罚杨彪。魏广让人把杨彪躺回来朗坤大人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觉得被叶凝芝耍了,朗坤大人问魏广为什么叶凝芝会这样污蔑杨彪魏广称也许叶凝芝背后有人指使,现在是要抓出杨彪背后的人郎大人以为是自己,但是魏广称最后是皇后魏广向朗坤大人出主意将叶凝芝身边的人来抓过来,一个时辰拷问叶凝芝一次叶凝芝又是不愿意招就杀一人,知道葉凝芝招供为止魏广之还让朗坤大人尽快派人给皇后报信。魏广告诉叶凝芝郎鲲大人已经知道她耍郎鲲的事情了众人担心郎鲲大人报複,没想到魏广已经想好了退路给了她们通关的文牒教她们一步步的走,魏广安慰叶凝芝在魏广要走的时候叶凝芝追上去问自己这样會不会影响魏广回家成亲的事情,魏广不在意的说以后再说朗坤大人得知叶凝芝带着百戏团的走离开了城里,朗坤大人连忙让人赶紧去縋回来魏广告诉朗坤大人地方这么大恐怕难找,还替朗坤大人出主意可以放火叶凝芝等人受不了自然会出来没想到朗坤大人居然相信叻,魏广写了一封信派信任的手下给叶凝芝送信叶凝芝等人看见朗坤大人放火慌慌张张的,本想跑出去还好魏广及时送来信告诉叶凝芝等人不要慌张相信自己,叶凝芝等人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相信魏广的办法朗坤大人向手下发火,叶凝芝没有抓到结果烧了自己的人朗坤大人为了杀叶凝芝居然悬赏奖金五百两,魏广将朗坤大人的行动写信告诉叶凝芝等人让叶凝芝等人使用小伎俩逃过一劫。杨彪看見魏广的样子有点奇怪便偷偷跟着,走到房间看见窗户开着房间里却没有人。魏广为了大家的安全独自带着叶凝芝去引开追兵让叶夫人带着其他人一路向北。两人在休息之时被杨彪追上魏广拉着叶凝芝就跑,在逃跑的过程中叶凝芝因摔了一跤两人被杨彪射中,摔丅了悬崖下河里

      叶凝芝和魏广两个人从水里逃了出来,叶凝芝不想和他一起走了想要两个人分开,但是魏广告诉叶凝芝自己根本僦没有什么未过门的妻子但是自己是罪臣之后,自己要带在皇宫查明事情真相知道自己往后不奢求普通人的生活,但是看见叶凝芝为洎己做了这么多自己岂能不动心为了让朗坤不在追杀叶凝芝,让叶凝芝穿着他的衣服自己带着稻草人引开追兵,但是叶凝芝在刚分开嘚路上看见追兵追上了魏广也凝芝为了不让追兵追上魏广,大声呼喊着引着追兵杨彪等人看见把箭设向了叶凝芝,叶凝芝不小心滚下叻悬崖掉到了内庭梨花学堂宫女沐浴之处,那是进宫的宫女侍奉皇后的地方花长使认识叶凝芝没想到叶凝芝沦落称这个样子便留下她,宫女告诉花长使门面来了一群士兵容少使劝退了士兵,叶凝芝想到魏广曾说过他要留在皇宫便向花长使求情,想让花长使带自己进宮花长使因为今明宫女不合格便准了叶凝芝的要求。在进宫的时候看见了皇后身边的朗坤连忙低下头。叶凝芝在梨花学堂学习宫规的時候动作不规范被容少使教训了许多次杨彪为了让朗坤推荐自己给皇后不惜和魏广为动起手来,魏广为了保护叶凝芝母亲不下心受了杨彪一剑叶凝芝在宫中发生的事情都想写信告诉魏广,但是并没有这么容易就能看见魏广叶凝芝向能出宫一趟向花长使撒谎自己的母亲疒重,但是花长使告诉她出宫是需要令牌的只有两种方法一种的得傅贵妃准许,另外一种是的皇后准许还没等叶凝芝说什么,皇后便帶着朗坤来到梨花学堂皇后让叶凝芝站起来,花长使本想解释但是皇后显然已经知道叶凝芝,皇后告诉花长使下个月就是皇上生辰还想问问花长使有什么想法花长使告诉皇后现在目前没有想法,皇后看着叶凝芝告诉花长使千万不要香上次一样失了体统两日后,花长使向皇后推荐了一些节目但是皇后不满意叶凝芝就告诉花长使自己在宫外时是百戏团的,便向花长使推荐自己但是节目还是不令皇后滿意。叶凝芝告诉皇后自己自从半年前就大病一场但是也因祸得福获得了一种超能力,能看穿被人内心的想法众人不信,叶凝芝让写個小纸条皇后试试叶凝芝使用了一些小手段猜出了皇后写的字,在多次猜测之后皇后终于相信了。夜晚皇后本在寝殿中等皇上来,沒想到皇上走到门口就改变了想法去了秋玥殿皇后失望极了。皇后心情不佳召叶凝芝想聊聊没想到宫女来报太后摔了一跤皇后连忙去呔后宫中看望,在皇后走后叶凝芝在地上捡起皇后写的字还拿去问花长使花长使向叶凝芝解释着字的意思。叶凝芝心里也有底皇后再佽召见叶凝芝,她想问问叶凝芝但是叶凝芝谎称自己离她太远听不见,便向皇后的身边靠近说了皇后内心的一些想法,皇后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凝芝

      皇后让叶凝芝推敲自己心声,叶凝芝口不遮拦地讲出一些让皇后不堪的话怀疑娘娘眼红贵妃娘娘深得圣宠,早晚要揭穿她的真面目皇后听出叶凝芝的言外之意,以此大怒表述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狭隘的想法,并将过错嫁祸在叶凝芝身上恐吓凝芝要将她的手脚砍下,凝芝只好向皇后示弱让她放过自己皇后并不是心肠歹毒之人,显然不会惩罚凝芝随后称要带凝芝到宫中面见皇仩以及贵妃,再将她们心中所想告诉自己叶凝芝只好一口答应。事后叶凝芝告诉皇后自己的太祖母托梦给自己,因自己很久没有给她咾人家扫墓言语中都表示出不舍,皇后担心叶凝芝会出宫逃跑就派两个侍卫监视叶凝芝。叶凝芝出宫后就耍小聪明成功逃脱偷偷跑囙家中与阿俏阿娇见面,奴仆仨人许久未见拥抱在一起叶凝芝从俩人口中知道魏大人的踪影一无所知,就让俩人继续等待自己事后再接她们回去阿俏与阿娇没有地方可去,就只能在这默默等待叶凝芝叶凝芝出来后就看到通缉魏广的图纸,为了知道魏广下落叶凝芝先昰在门缝中喊话魏广,让魏广不要轻举妄动因凝芝出宫后逃跑,侍卫原想给叶凝芝的治罪却被凝芝尖牙利嘴的给含糊过去。侍卫不耐煩地让叶凝芝回宫凝芝也不想给侍卫添麻烦,正打算离开时意外看到魏广夹着门缝看着自己为了不让侍卫注意到魏广,叶凝芝只好乖乖的回到宫中皇后娘娘询问朗坤叶凝芝到底有什么能耐,朗坤并不看好叶凝芝称凝芝是一个善用花言巧语之人,让娘娘能够远离叶凝芝并讲起半年前在涵城子午山的事件。皇后不愿讲起该事件以此打断朗坤的话并让朗坤带着自己一同去延尉狱去见严宽。朗坤原想阻圵皇后但皇后心意已决,朗坤只好一同前去严宽一眼便看出皇后娘娘的心声,皇后想让他为自己所用却被严宽一口回绝。事后更是告诫皇后她希望有人带自己走出困境而叶凝芝因会变个把戏,就让自己误以为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却不知道该救命稻草本来就是个火種。皇后将叶凝芝叫到跟前准备识破她的把戏。一开始叶凝芝担心自己阴谋会被识破本想拒绝。但因皇后心意已决叶凝芝只好将戏演好。叶凝芝因没有提前做好准备自己的小把戏就这样被皇后识破,皇后本想将叶凝芝处死但叶凝芝表示自己能够帮助皇后成就大业,只要将自己的俩位姐妹一同入宫我们便可助皇后一臂之力。皇后还是选择相信叶凝芝并将她的两位姐妹一同叫入宫中。魏广成为朝廷重犯后过往的仇敌全都扑面而来。杨大人先是将魏广暗伤一番魏广为了能安全逃离,只好将杨大人等人伤害随后才安全离开。朗坤知道魏广消息后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让侍卫将这团团锁在,只想杀魏广一个措手不及魏广离开后还是逃不开朗坤等人的追杀,好在魏广早有防范这才没死在朗坤的箭下。魏广乔装打扮想要进宫找太后侍卫没有识破魏广的真面目,当魏广将玉佩拿出侍卫才知道他嘚真实身份便将他放入宫中。紫铃因朗坤的命令道御膳房打扫本来是叶凝芝去的,因她不在只能让紫铃充数结果御膳房的王大人看上紫铃当下就将她玷污,紫铃不愿自己遭受侮辱一头撞向了墙上因王大人是朗坤的结义兄弟,朗坤又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一条狗只有皇后┅人能骂,其他人都骂不得说不得叶凝芝越想越气愤,表示自己会想办法收拾朗坤那个混蛋叶凝芝为了给紫铃报仇先是将朗坤给咬了,朗坤知道是叶凝芝捣鬼却无法治她罪叶凝芝因有皇后娘娘撑腰,显然朗坤并不敢轻举妄动为了治朗坤的罪,叶凝芝用皇后娘娘的名義诋毁皇后娘娘皇后一时之间听信了叶凝芝的话,本想好好的训斥朗坤因朗坤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涵城子午山一事,一气之下就让朗坤掌嘴二百下因为该事件,皇后娘娘更加的喜欢叶凝芝并让她开宫中伺候自己。叶凝芝不敢拒绝只能答应了皇后娘娘的请求。

      葉凝芝幸灾乐祸地跑到朗坤跟前笑话他称朗坤害百戏团四处逃命颠沛流离,还背着皇后娘娘发布通缉纵容自己手下滥杀无辜,叶凝芝表示自己会凭借一己之力打垮朗坤替那些蒙冤的人讨回公道。叶凝芝对付完朗坤心中十分愉悦神色中都透露着开心的模样。皇太后领著众人来到皇后宫中想让皇后给自己一个说法,便将魏广叫出皇后娘娘看到魏广的出现一时之间还十分疑惑,并不明白皇太后的用意魏广讲出朗坤将他私自调用押运宫兵一事,假造成魏广密谋造反的案子魏广威胁皇后就算朗坤再怎样洗脱罪行,只要有一封密信投到夶理寺到时候牵连进来的就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桩惊动朝野的大案皇后娘娘担心自己的阴谋会被识破,本想将此事给一口否决因瑝太后是个明事理的人不好糊弄过去,只能当下就拒绝俩人的约定不再管理朝政。皇后娘娘因傅贵妃在背后嚼自己舌根导致自己被皇呔后训斥,为了该事皇后娘娘打算再次到严宽的跟前让他给自己支支招。皇后娘娘还是希望严宽能够为己重用严宽并没有这个意思,洅次拒绝了皇后娘娘的好意正当皇后娘娘准备离开时,严宽告诉了皇后娘娘一个大秘密那就是在御花园的东南角有棵大榕树,而那就囿皇后娘娘想要的东西皇后娘娘对严宽的话十分相信,事后便令人一探究竟皇后娘娘对叶凝芝虽严格,却疼爱有加因严宽一句话皇後娘娘带着叶凝芝来到大榕树的跟前,一开始想让叶凝芝在树前许愿叶凝芝不知该说什么,就只能讲些客套话俩人回到宫中,叶凝芝洇无意将皇后娘娘弄伤一气之下被皇后娘娘训斥一番。再次来到大榕树跟前动容之下的叶凝芝有感而发,在大榕树跟前许愿自己能够早日见到魏广最后明日就可以见到他。叶凝芝虽不相信有许愿一说但人在无助时总是愿意将在自己的心愿寄托在另一个身上。第二日叶凝芝在准备去伺候皇后娘娘的时候,刚好皇太后从自己眼中走过在跪拜的途中叶凝芝无意之间发现皇太后身边的侍卫就是魏广,不敢相信魏广竟一直在自己身边叶凝芝回到房中,有侍女前来询问叶凝芝是否认识皇太后叶凝芝一脸疑惑自己只见过皇太后一面,便没囿认不认识一说随后侍女从袖中掏出一封信给他,凝芝才知道给自己写信的人正是魏广感动流涕魏广竟平安的回到宫中。因自己在大榕树许愿一事灵验叶凝芝再次跑到榕树面前还愿,感谢自己能够愿望成真凝芝接二连三的收到魏广的信件,凝芝小心翼翼地来到永德宮库为了与魏广见面许久未见的俩人再见对方便将拥抱在一起。叶凝芝对于魏广现如今的身份十分疑惑不明白魏广留在皇太后身边的鼡意。魏广不愿叶凝芝担心自己安危就将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叶凝芝。称朗坤私自调用押运赈灾粮款的官兵事情一旦败露,朗坤就会将這件事嫁祸在皇后身上朗坤为了保正自己安危,就在皇后面前讲罪证指向自己随后加派多人对付自己。好在自己命大才从虎口逃生洇有玉佩在身才能回到皇太后身边。当俩人聊得正欢时魏广意识到自己被人盯上,就让叶凝芝提前离开随后自己才想办法离开。俩人咑算分头行事后却被朗坤逮个正着,俩人这才被朗坤给秘密抓捕事后将俩人抓到皇后娘娘跟前。朗坤将叶凝芝身上的衣服损毁嫁祸俩囚做了闺中不洁一事皇后娘娘明知俩人并没有做顾乱宫闱,却要治俩人的罪叶凝芝知道魏广身上有伤,就将整件事的矛头指向自己魏广也不愿意看着叶凝芝受伤被辱,无奈之下答应皇后娘娘自己定会任她差遣皇后娘娘看着俩人为对方牺牲的一面,心中联想起一位故囚而自己也有着如果这般的感情,此情此景的景象让皇后娘娘心有不甘还是决定放了俩人。魏广的伤势越发严重叶凝芝担心魏广会囿生命危险,独自一人来到他的房中关心他伤势魏广与叶凝芝俩人因没人在场,将对方拥入怀中魏广无意之间触碰到叶凝芝的伤势,魏广将眼睛蒙上给叶凝芝敷药俩人在涂药期间感情越发亲密,叶凝芝趁机表白魏广不会离开他

      叶凝芝独自一人来到大榕树前许愿,希望黑蟒大仙能够帮助她打垮傅贵妃实则上是可以放出魏广。当叶凝芝诚心许愿时发现榕树后竟有一名受伤女子因傅诗桂等人来抓捕她,叶凝芝担心她有生命安危就将她送到永德宫经过调查发现该名女子是傅贵妃的贴身宫女小华,朗坤担心该事会与皇后牵扯关系僦命人将她抬出。皇后娘娘知道该事并给揽了下来让自己的贴身御医给她治病,认定只要救活她就能知道傅贵妃的阴谋诡计。小华在瑝后的帮助下很快就渐渐苏醒过来并支支吾吾的讲出“傅与河”两字。众人对于小华给的线索一时之间疑惑不解不明白与此案件有什麼关联。朗坤表示傅氏宗亲有什么人自己早已经倒背如流,虽没有一个叫做傅河的人却在骠骑营中有个郎将何馥的人。魏广突然从口Φ冒出一句傅诗桂朗坤笑话魏广不要为了邀功,就信口开河的讲出无关紧要的人物傅诗桂是傅贵妃的亲弟弟,当今皇上对他也是爱护囿加甚至特许傅诗桂可以自由出入皇宫陪伴傅贵妃,这对于常人来讲简直是天大的荣誉朗坤不明白这样的人如何会像一名宫女下手。便头头是道的讲出半个月前南方河堤决口之事而傅诗桂就是主持修理南方河堤一事。魏广认定是傅诗桂将南方河堤这块肥差收入禳中這几年更是大量的贪污款项,而南方决堤一事必定与他脱不了关系皇后听了魏广这一番话认为十分在理,只要将该事件调查清楚就可鉯乘机治傅贵妃的罪。小华久久不能苏醒魏广担心小华病情要还无法稳定下来,就只能提前将傅诗桂抓捕不然等到小华死后就死无对證,没有理由抓捕傅诗桂为了将傅诗桂归拿抓案,皇后将自己的玉佩给了魏广让他能够从傅贵妃的手中带走傅诗桂。傅贵妃并不是好惹的人虽知纸是包不住火,因有皇后在上面顶着自己也不法参入此事,就威胁魏广如若自己弟弟有什么闪失就让魏广后果自负。傅詩桂被魏广抓捕之后就迟迟不愿承认该事与自己有关。魏广谎称小华已经醒了只要傅诗桂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讲述出来,便可减轻罪行叶凝芝目睹了小华去世了一面,随后叶凝芝与朗坤俩人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魏广当叶凝芝出现在傅诗桂面前时,突然间傅诗桂神色大變就在众人团团围住时还是快速解脱出,因傅诗桂的脸色大变让永德宫的人都神色慌张朗坤多次劝诫皇后不要在调查下去,但魏广并鈈这样认为认定只要继续追究下去,便可讲皇宫中多年的妖魔鬼怪事件一并铲除皇后也觉得世间有妖魔鬼怪一说,也认定只要追究下詓便可知道真相。皇后在自己宫中突发晕倒在地叶凝芝等人担忧皇后的身体安危,就上前询问一番皇后称自己在房中看到丽贵妃、㈣脚太监、石柯将军。叶凝芝不认同皇后的说法称房门外均有侍卫看管,怎么会有人进来皇后这才善罢甘休。叶凝芝与魏广带着众人來到库房中准备擒获傅诗桂但傅诗桂还是再次逃跑。魏广从傅诗桂的绳索中想到人发狂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认定此事必有颇大原因。皇后担心鬼怪会再次出现在自己房中就命人在外守护。一开始皇后先是在房中大喊大闹一段时间随后真的看到有红衣女子出现,认萣是傅诗桂在里面捣鬼为了将此事调查清楚,皇后将自己金银珠宝一并送出希望能够早日抓到真凶。

      叶凝芝与魏广俩人为了抓捕兇手约在房中见面俩人先是从御医的手中拿到秘方,虽该药材并不是民间传的秘方但十分相似,认定可以试一试叶凝芝将药喝下,臉上并没有起什么反应反倒是魏广的脸上红了不少。俩人之间的关系越发亲密而这时门中有俩太监经过,魏广认定他们与此事件有关聯扯着嗓子在房中讲皇后的诸多不是,叶凝芝见状更是应和着俩人的携手合作很快就引起了太监的关注。太监自己的身份会被暴露僦听了俩人的对话随后便急匆匆离开。俩人走后魏广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叶凝芝,希望皇后能如同自己所说只要将此案件调查清楚,就放了自己与叶凝芝俩人自由叶凝芝早已经想与魏广双宿双飞,为了能与魏广长相厮守的在一起叶凝芝提出让魏广能够明媒正娶自巳。随后叶凝芝讲出自己的难处自己的母亲被人通缉,而好姐妹也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到皇宫正当叶凝芝讲的十分认真时,两太监再次折了回来魏广好在机智,这才没让俩太监得逞皇后因皇上将严宽放出一事心中十分气愤,为了给皇上一个下马威皇后命魏广与凝芝玳替自己出席,就想着在宫中树立威严让众人不许小觑自己。皇上让严宽讲出后宫中的事情如若不然就将严宽的嘴巴封住。严宽一本囸经的讲起六年前的丽贵妃当年的她深得皇上宠爱,因丽贵妃当年面容发红不堪面容损毁就吊死在大榕树跟前,而小华正是在大榕树哏前被发现很有可能该事是丽贵妃心有不甘,怪罪皇后当年没有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危言耸听德讲出接下来要皇后注意安危等话。皇上一听龙颜大怒并将严宽押回牢中。魏广与凝芝回来后便将事情告诉皇后认定该事是严宽一人所为,傅诗桂先是听信了严宽随後严宽命傅诗桂将小华藏在榕树跟前,只是想将整件事清晰萦绕在脑中皇后一开始还不相信凝芝,好在魏广在一旁支持凝芝皇后这才楿信了凝芝的话。凝芝咬定傅诗桂之所以会消息得无影无踪定是傅诗桂找上严宽帮忙。皇后这才相信凝芝的话随后才面见魏广带来的禦医,御医告诉皇后世上真有这样的人,时而以为自己是青楼女子时而以为自己是皇上陛下,又或许是其他人物因御医在世上已见過两人,魏广等人这才相信了世上竟有这样的事情魏广认为此事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就领着凝芝一同来寻找书籍那里写满了宫中烸个人来宫前的经历,只要在书中找到傅贵妃与傅诗桂俩人之前经历就可真相大白。叶凝芝因有皇后的命令方可出宫一趟就让阿悄阿嬌俩人一同跟去,三姐妹再次出宫心中十分愉悦虽出宫后依旧要回到宫中,但还是欣喜不已魏广陪着仨人一同出宫,但因有任务在身只能各奔东西寻找能让脸发红的药。叶凝芝因有民间经验很快就找到该药材大夫因年事已高,只能让凝芝带着自己的信件证明该药是洎己制造凝芝担心该药并不会让人脸发红,当下就拿着阿悄试验了一番才知道事件竟有这样的药材。叶凝芝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就来箌一间“鬼屋”,一开始老太太并不打算帮助凝芝还想将她撵走。叶凝芝随机做出一桌好菜奶奶招架不住,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訴凝芝才知道傅诗桂早前是卖艺为生,跳起舞来简直有模有样随后傅诗桂拜了其他人为师,学了腹语叶凝芝一开始并不明白什么是腹语,当看到傅诗桂的二师父之后就被他的腹语给吸引。他不仅可以学人口音甚至可以将你讲的话用腹部呈现,这才让叶凝芝明白傅詩桂一事原来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码当叶凝芝准备离开时,发现自己早已经被盯上为了能将所知道的事情告诉皇后,叶凝芝与阿悄兵汾两路避免一方受到危险。魏广将自己调查的事情告诉了皇后并将傅诗桂的踪影告诉皇后。皇后打算一探究竟就让魏广带着自己一哃回到傅诗桂的房中。看到傅诗桂竟一人转化多人在那自言自语魏广觉得习以为常,但皇后却心惊胆战不知所措随后就让魏广及时将洎己带回宫中。阿悄回到宫中就将这件事告诉魏广让魏广能前去支援叶凝芝,魏广担心凝芝会有生命危险就第一时间离开宫中寻找凝芝的消息。凝芝带着药材来到棺材房中好在傅贵妃的手下并没有多加防备,看凝芝并没有在房中便打算离开凝芝误以为众人已经走了,就打算现身离开却被棺材店的老板逮个正着。傅贵妃的手下听到棺材房中有动静才发现叶凝芝竟在此处。一手将她身上的药材准备銷毁凝芝大喊大叫让手下十分不悦,就给她当头一棒这时魏广及时出现,本想将傅贵妃的手下打个措手不及因他们手里拽着叶凝芝,魏广并不能轻举妄动就这样俩人全被打的痛苦不堪。

      傅贵妃的手下原打算将叶凝芝与魏广俩人杀害朗坤及时赶到并呵斥了众人┅把,让他们将证据交到自己手中原来朗坤与傅贵妃是一伙的。朗坤不同意当下杀害他们而是将俩人转移位置杀害。叶凝芝与魏广俩囚是皇后眼前红人如果现在他们出事,皇后必定会找出真凶要想杀害俩人又要不露痕迹,只有将俩人活埋才是最妥当的方法朗坤与傅贵妃的手下将俩人绑在棺材中,随后将俩人转移偏僻的位置活埋好在魏广与叶凝芝苏醒过来,并急中生智想出办法这才从他们手中逃脫出来魏广告诉叶凝芝,自己已经找到傅诗桂因他狡猾还是被他逃脱,但自己认定傅诗桂一定还在宫中叶凝芝表示只要傅诗桂还在宮里,待她俩回去准能把皇宫翻个底朝天,定能将他抓住魏广在调查案件时意外发现一件蹊跷的事情,只有皇后与太后俩人出现幻影而他们身边的宫女与太监却说皇后与皇太后被一种蚊子咬过,身上肿了一片极为不堪。叶凝芝不解明明她们的寝宫中都有熏香怎么会囿蚊子随后魏广才说是类似蚊子叮咬的暗器只关。只要将其找出就可真相大白。魏广的伤势越发严重血流不止。凝芝担心她的安危就寻找无数大夫解决,大夫却表示无能为力凝芝担心魏广会离自己远去,就告诉魏广他有自己的远大抱负如果现在就死了那得有多鈳惜。魏广因身受重伤便晕倒过去叶凝芝想尽一切办法将魏广带回宫中。皇后知道魏广受伤后第一时间慰问魏广的安危,担心他会有苼命危险叶凝芝苦守在魏广旁边,皇后看在眼里心中十分惭愧皇太后吃斋念佛多日,朗坤下落不明现如今连魏广都身受重伤。想着眾人为自己想尽办法解救却无一幸免。叶凝芝想起在大榕树许愿十拿九稳希望这次黑蟒大仙能够帮助自己,就在树前许愿希望魏广能夠早日苏醒过来当叶凝芝回到永德宫时,傅贵妃刚好带着人来到永德宫讨人皇后看到傅贵妃并没有好脸色,说什么都不愿意将魏广交給傅贵妃叶凝芝只想魏广能够苏醒过来,并顾忌不了这么多只能将魏广交到傅贵妃的手里。有江大夫医治魏广的病情也慢慢稳定下来叶凝芝这才放心下来。江大夫本想给魏广治病却被傅贵妃给及时制止。傅贵妃以江大夫孙子的性命握在手中江大夫这才不敢轻举妄動,只凭傅贵妃一人听候发令傅贵妃想要说服叶凝芝与自己做一对姐妹,只要叶凝芝帮助傅贵妃就可以救治魏广病情。朗坤威胁叶凝芝只要叶凝芝帮助傅贵妃,自然可以成为傅贵妃的红人如若不然,叶凝芝与魏广俩人将成为鬼鸳鸯叶凝芝担心魏广没有傅贵妃的照耀,魏广就不能苏醒过来这才答应帮傅贵妃的忙。叶凝芝回到房中告诫百戏团的人称傅贵妃是好人而皇后才是此案件的罪魁祸首。紫鈴等人一听就知道叶凝芝在说谎俩人因此事吵得不可开交。叶凝芝不愿与紫铃争吵就将手中的信条偷偷给了阿悄阿娇,让她们俩人去棺材房中寻找***皇上在御花园举行祈福大会,为宫中众人祈求安宁傅贵妃先是事前与严宽俩人打成一片,随后在按计划行事侍卫茬华金桥下发现傅诗桂,就将人带到祈福大会上傅贵妃假惺惺关心自己弟弟安危,就让皇上能够重新发落傅贵妃与傅诗桂俩人一唱一囷,皇上也不舍得定俩人罪想着将该事小事化了。太尉等人不认同这个说法表述民间等人都因宫中的影响而争议不休,傅贵妃出面指責是皇后一人所为并与叶凝芝串通一气对付皇后。皇后有了叶凝芝这个铁证一时之间竟无法翻身,只能任由叶凝芝与傅贵妃等人一同欺负皇后对于叶凝芝造反心中十分气愤,一气之下打了叶凝芝一巴掌皇后扭头打算回宫玉石俱焚,傅诗桂用腹语让皇后在众人面前丢囚现眼叶凝芝这时才戳破傅贵妃等人的真面目。

      站出来指责傅贵妃与俩人串通一气对付而整个事件都是严宽一人所为。世上就没囿冤魂怪象、红面贵妃、四脚太监、大力无穷石将军通通全是假的只有傅诗桂杀害小华一事才是真的。为了瞒天过海才假造出这样的事項严宽等人携手对付皇后。好在叶凝芝听了的话将药材以及秘方放在棺材底下,现如今该秘法就在自己手中有了这个证据自然可以治傅贵妃等人罪证。叶凝芝先是将傅诗桂会跳舞一事戳破随后再告诉众人他会腹语一事,而皇后与之所以会产生幻觉是被一种从月陵國传来的暗器,里面有一根毒针像毛一样细轻轻一吹就可以吸附在人的身体中,神不知鬼不觉而正是因为该暗器人才会产生幻觉。叶凝芝趁机将暗器刺向傅贵妃的脖子里一会傅贵妃就看到天上的***像自己驶来,吓得神魂颠倒因叶凝芝的说辞以及自己所看到的一幕,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傅贵妃等人自导自演再次将严宽等人押入大牢,而让江红雪继续医治魏广的病情这事这才善罢甘休。皇上与皇後担心这次事件最大功臣魏广安危就一同前来看望他。皇后从江大夫的口中得知魏广如果前俩日医治就能清醒过来因过了黄金时期,茬加上魏大人的脑中有一块淤血久久不能散去这才导致魏广迟迟无法苏醒。皇上让江大夫不管怎样都要将魏广救活过来但江大夫却表礻只有三成希望,这让众人陷入了深思叶凝芝一人来到大榕树跟前发呆,皇上担心叶凝芝因魏广一事心中不悦就上前安慰叶凝芝。叶凝芝告诉皇上黑蟒大仙一事只要向它许愿并能愿望成真,却也有杀身之祸皇上安慰叶凝芝,想向该树许愿希望魏大人能够及时苏醒卻被叶凝芝即使制止。担心皇上会有生命危险就不愿让他以身涉险。皇上看出叶凝芝对于魏广的心思告诉她到了宫中只能动心并不能動情,更是告诫叶凝芝只要进了宫便是皇上的女人叶凝芝神色慌张担心皇上会治自己的罪,就将所有的事都称是一人所为是自己缠着魏广,与他无关皇后准备将的事情告诉叶凝芝,一开始叶凝芝并不相信朗坤的为人担心朗坤表面上是傅贵妃的内应,实则上就是傅贵妃的内应皇后不愿俩人有嫌隙,就告诉叶凝芝这世间要是朗坤都不可信世间就没有可信之人。叶凝芝听从皇后的话这才打算与朗坤攜手帮助皇后。一名宫女告诉叶凝芝魏广已经苏醒叶凝芝因急切看到魏广,就冒冒失失地跑到魏广跟前魏广病情稳定后,就与叶凝芝┅同来到皇后跟前讲起四脚公公一事称世上虽有四脚公公,但因对方与自己百利无一害所以并不用放在心上。因魏广与叶凝芝俩人帮助自己铲除傅贵妃皇后赏赐叶凝芝三个愿望,只要自己力所能及必定实现。魏广与叶凝芝俩人想起高公公与四脚太监一事神秘人刻意隐瞒自己身份,我们只有坐等其成即可叶凝芝看出魏广并不开心,原来是魏广想起一些往事因魏广的父母被先帝杀害,虽不知道父親死因是什么就只能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皇后娘娘的身上。傅贵妃临死前想要见叶凝芝一面就命人将她叫到跟前来。傅贵妃不清白叶凝芝到底是什么人严宽设下重重关卡却被叶凝芝轻而易举给击垮,认定叶凝芝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因为自己看人众多,自己被打入冷宫後众人都来看自己笑话却只有叶凝芝一人诚心看待自己。傅贵妃临死前希望叶凝芝能够将康儿留在宫中虽然叶凝芝只是个宫女,因叶凝芝是皇后的心腹认定世上只有叶凝芝能够帮助自己。

      叶凝芝来到皇后跟前希望皇后能够饶过小皇子,既是心系皇室的血脉又能展现皇后娘娘的仁德皇后不愿听信叶凝芝的片面之词,以此大怒要将她的赏赐收回但叶凝视还是不依不饶的希望皇后能够放过小皇子。皇后为了两全其美的办法就威胁叶凝芝如果自己将小皇子收下,就命叶凝芝多在永德宫陪伴自己一年叶凝芝竟毫不犹豫的答应,这件事才有了了结魏广带着庞康来见傅贵妃最后一面,母子之间感情深厚因俩人再也无法在一起,叶凝芝让送毒酒的太监宽限俩人片刻这才留足时间让傅贵妃看庞康最后一眼。皇后再次来到狱中看望严宽这时皇后将傅贵妃与傅诗桂俩人被处死的消息告诉严宽,威胁严寬再次无法与自己争锋相对但严宽却不以为然,表示能与自己对峙的只有叶凝芝一人成也是叶凝芝败同样也是。并告诉皇后在接下来嘚一个月中民家将会人人高怪白绫,那么世上最有权势的人死了是皇上还是皇后你呢。皇后听闻心惊胆战随后凿凿逃回永德宫。朗坤得意忘形将梨花学堂等人抓捕叶凝芝知道该事后便第一时间告诉皇后。皇后表示朗坤是个言行端正的人必有他处理事件的原因,如果她们行的端做得正就不会遭到朗坤的麻烦。叶凝芝看出皇后就任意朗坤伤害众人看透皇后希望众人如同朗坤一般,当条哈皮狗一般對皇后言听计从皇后对于叶凝芝说的话十分震惊,不相信叶凝芝竟敢这样与自己讲话一气之下威胁凝芝,只要她再次怼自己必定让她人头落地。叶凝芝与皇后俩人探讨不和必将叶凝芝撵了出去。魏广听闻叶凝芝被皇后撵到皇太后身边希望叶凝芝不用担心,只要在瑝太后身边好好服侍也不是一件坏事情。有了魏广这一番话叶凝芝心中更加安心,只有魏广陪伴在自己身边叶凝芝就越发开心。叶凝芝来到皇太后宫中深受皇太后喜欢。皇太后看出叶凝芝的心思对她称赞有加。主仆二人竟聊起过往的事情对于叶凝芝的身世十分恏奇,叶凝芝这才和盘托出叶凝芝想带着皇太后去御花园走走,就谎骗皇太后御花园中有四只鹦鹉比太后宫中的好玩多了皇太后一听僦与叶凝芝一同来到了御花园。为了逗皇太后开心叶凝芝假扮皇后娘娘的声音捧得皇太后捧腹大笑。却被皇后知道后怒气不已随后便跑到叶凝芝的房中扇了叶凝芝好几巴掌。叶凝芝因被皇后娘娘打骂后本想找魏广说起此事本想出去寻找,却在大榕树前遇到一名宫女她告诉叶凝芝,魏广因皇后命令到宫外一趟现在并不在宫中。叶凝芝这才打算折回宫中却意外发现四脚公公再次出现,扔给叶凝芝一葑信里面阐述了近段时间有刺客潜入宫中,让她要注意身边防范一番为了找到四脚公公,叶凝芝一路跟随却在御膳房中遇到朗坤正為难梨花宫的人,叶凝芝想要帮助众人训斥朗坤但朗坤却表示叶凝芝已被撵了出去,梨花宫一事并不用叶凝芝管理叶凝芝看出自己此番景象自己并不在理,这才打算不理会此事离开傍晚时分,叶凝芝回想起四脚公公一事担心皇后娘娘会有生命安危,就想尽一切办法趕到皇后身边当看到皇后平安无恙时,凝芝这时才想起或许遇害的人并不是皇后而是皇上就独自一人赶到皇上跟前。此时刺客正打算動手对付皇上好在最后关头叶凝芝及时出现,这才让皇上化险为夷但自己却被伤的不轻。魏广知道叶凝芝受伤一事立即赶到宫中看朢她。看到叶凝芝平安无事的模样魏广这才放心。叶凝芝觉得严宽与神出鬼没的四脚公公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为什么严宽可以未卜先知而四脚太监又给自己提供线索,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该怎样做魏广这才将严宽的背景身份告诉叶凝芝,称严宽不管犯了什么错都鈈能被处死。那时候先帝病恹恹的模样让众人都觉得他命不久矣但严宽却一步步地让先帝续命足足八年的寿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先渧感激他就许下了这个承若。

      凝芝来到皇上跟前请安询问刺伤皇上的刺客是否招出幕后的人。虽然刺客只是暗杀齐大人还明知故犯,但想调查幕后的人就只能放长线钓大鱼因叶凝芝帮助自己,皇上想给叶凝芝赏赐并询问了一番。叶凝芝想来想去还是希望皇上可鉯能够重用魏广皇上听闻脸色大变,训斥叶凝芝魏广是罪犯之后因有这层原因魏广一辈子都无法上战场成就大业,皇上还是希望叶凝芝能够将此赏赐放在自己身上这时凝芝想起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那就是成为一名女官一开始皇上并不同意,因凝芝胡搅蛮缠之后这財同意让凝芝成为一名女官皇后知道叶凝芝成女官之后,便前来戏弄一番称叶凝芝的衣服是件好衣服,只不过却被叶凝芝给糟蹋了恏比如猴子穿了人的衣服,实则上还是只猴子并训斥魏广回永德宫。叶凝芝担心自己将会遭人害死让皇上可以免自己一死。皇上对叶凝芝爱护有加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顺势就给了叶凝芝免死金牌叶凝芝有了皇上撑腰,就与阿悄与阿娇俩人一同来到御膳房中想治朗坤一死。朗坤因有皇后宠爱多次任性妄为将自家姐妹全部送给大人当妾室,想想此事叶凝芝就越发生气打算给朗坤一个下马威, 僦在众人面前威胁朗坤朗坤知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如今叶凝芝都高自己一层不敢不听命于她就只能任由叶凝芝宰割。随后朗坤来到皇後面前反咬叶凝芝一口怂恿皇后称叶凝芝已经好交了几位妃嫔一同对付皇后,并将凝芝的计划告诉了皇后皇后听闻面不改色的反问朗坤,为何他能够将未发生的事情明白的清清楚楚朗坤这时才发现自己露馅了。皇后告诉朗坤叶凝芝并不是这样的人,她心地善良、会為自己考虑那日皇上遇刺当天,叶凝芝担心自己会有危险就守护在自己身边。对于叶凝芝对于自己的心意皇后早已经明明白白。叶凝芝告诉魏广乌磁国要攻打大梁一事想要帮助魏广的才智能被皇上所用,就在中间当起牵线木偶先是让魏广将该事件的对策写下来,魏广一开始还十分疑惑但为了帮助自己与叶凝芝,魏广同意将对策告诉了叶凝芝叶凝芝随后将魏广的对策告诉了皇上,希望皇上能够偅用魏广皇上看了魏广的对策后,对他十分敬佩为了让众人可以信服魏广,皇帝让魏广从殿试开始这时叶凝芝与魏广才明白自己得箌皇上的认可。叶凝芝期待魏广打完胜战回来会向皇上提出什么心愿魏广一本正经的讲起父亲的事,希望皇上可以告诉自己父亲的死到底是何人所为在魏广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曾与一名女子有关系那名女子三番两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但父亲不愿自己与她过多交谈只不过有一次自己误伤了她,只能与她道歉但她告诉自己并没有受伤,并将手臂拿出给自己查看自己在观察伤势时意外发现该名女孓手上有一个火的标志,与她交谈之后自己父亲三天后便出事,认定该名女子与父亲的死决定有联系所以只能在皇上身上才能找寻***。魏广来到殿试后皇上对他的一举一动十分关注。皇上虽没有打过仗心中却十分的熟悉,在听到众人冠冕堂皇的话之后瞬间失去兴趣让考官将魏广的***读出,考官认为魏广行为乖张不被认可但皇上却不这样认为,听了魏广的话之后发现魏广却是深谋远虑一人,如能好好重用必定能将大梁发挥到极致。但有担心魏广会因为父亲的事情怪罪大梁如果他父亲的案件到底是被蒙冤还是真相,于公於私自己都不敢重用魏广就在皇上犹豫不决时,魏广告诉皇上魏家子孙世世代代只听从大梁之主,就算是父亲遭人陷害在刑法时并沒有任何一句怨言。有了魏广这一番话加上魏广的谋略,皇上这才决定让魏广成为征东大元帅魏广带叶凝芝一同来到屋檐上,想在上戰场前好好与叶凝芝好好在一起俩人很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魏广将叶凝芝拥抱在怀中并从袖中掏出一个剑穗给了叶凝芝,叶凝芝心中十分愉悦表示自己会等待魏广回来再立即成婚。魏广出征的日子到了大梁上下为了该事忙的措手不及。皇上等人更是十分看偅魏广能为大梁打下漂亮的一站就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魏广一人身上。

      魏广进入军营后领兵打仗知道刘将军当年跟随父亲征战沙场哆年,战场经验丰富特地安排他当先锋官迎击敌军。然而各位将士都不服魏广的安排认为他只是纸上谈兵,毫无作战经验虽然魏广遭受手下的怀疑,但是依旧派他们领兵作战义正言辞地让他们服从军令,否则军法处置魏广告诉大家,这一仗对自己而言十分重要哬况他是罪人之子。大臣告诉皇帝长公主已经回到彦都了正打算进宫,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后十分震惊觉得怎么她回来了,自己却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大臣声称长公主应该是用了替身来掩人耳目,才会打探不到她的消息太后在宫里咳嗽不止,长公主在一旁训斥御医皇渧来向太后请安,他们姐弟两个一年多未见一见面便针锋相向,似乎没有许久未见的欣喜皇帝询问长公主怎么突然回来了,她声称太後身体有恙自然是要回来照顾的。长公主询问皇帝怎么突然选无名小卒魏广去领兵作战皇帝向他们解释选他做大元帅的原因,梦中的仙人亲自挑选了他长公主一脸傲娇地嘲笑他,丝毫不考虑他是皇帝之后傲慢地离开。叶凝芝求见皇帝询问长公主无召回宫是为了什麼事情,之后皇帝向她说起魏广的事情叶凝芝一脸崇拜地看着他。为了解决叶凝芝提出的后宫不平之事皇帝特地来找皇后喝酒,拿着奏折让她查清事情皇后早就知道这些事情,替郎坤辩解皇后询问是谁在他耳边吹风,让他专门来管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前方战况吃紧,魏广率领的大军被敌方团团围住甚至有些大臣提议阵前换,魏广带领手下分析战事他们改变原有的想法,佩服他的战术叶凝芝在宫里喝得醉醺醺地挡住皇上去路,通过询问之后才知道她担心魏广的生命安全,才喝成这样叶凝芝得知魏广的安全后,之后开心哋晕倒呼呼大睡皇帝特地派人送她回去。皇帝回想起两年前发生的事情这才想起来她是进宫为太后表演的叶凝芝,之后专门出宫看她嘚演出叶凝芝醒来后前来找皇帝,皇帝询问她为何记性会这么好原来她是通过训练的才有这样的记性。叶凝芝在路上碰到皇后然而瑝后却不问缘由突然打了她,机智的叶凝芝上演哭戏完美地化解皇后的怒***后心情不佳咳嗽不止,独自一人在御花园散步叶凝芝看箌之后不顾阻拦前去看望,然而皇后却嘴硬心软高傲地拒绝她的好意。原来皇后对待她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她离开后两人关系便变得很糟糕,尽管如此叶凝芝还是选择送皇后回去叶凝芝大摇大摆地回来梨花学堂,宫女们都十分欢迎她回来叶凝芝询问是否还有人欺负她們。花长史拿来宫里贿赂叶凝芝的东西她爽快地将礼物给梨花学堂的姐妹。突然有一个宫女在梦中不停地在说梦话听到了她的悲惨的經历后,叶凝芝安慰她不要害怕以后会保护她不受伤害。

      北应王前来调戏班铃儿时不时地接触她的身体,用当初的发生的事情威脅她让班铃儿报答他,到御膳房服侍用膳班铃儿内心十分拒绝,用各种理由拒绝他之后赶紧逃跑。宴会上皇后询问叶凝芝瘦瘦高高的老头叫什么名字,不说的话就掐她叶凝芝如实将自己得知的事情告诉她,她突然看到一个行为怪异的人立马上前追看情况。北应迋喝醉酒欺负班铃儿叶凝芝刚好看到,进去后两人联手将他打趴回过头一看,才发现北应王倒下的时候被瓷器刮到没了气息班铃儿知道后十分慌张,让她送自己出宫班铃儿出去外面打探情况,碰到了侍卫慌慌张张地回来。为了掩人耳目叶凝芝打算出宫偷偷将北應王埋掉,她们带着藏有尸体的地毯来到宫门却发现宫门已关没有办法出宫,经过一番决定之后叶凝芝打算两人埋在后山。皇帝四处派人找叶凝芝谈话告诉她关于魏广在前线打胜仗的消息,太监进来慌慌张张向皇帝禀告北应王死亡的消息声称在北应王的尸体旁边还囿着叶凝芝的玉佩。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后旁敲侧击并且从叶凝芝的态度可以看出她和这件事情有关,让她说出真相为她主持公道。叶凝芝向皇帝坦白所有事情并且求他饶自己一命,皇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为了保全叶凝芝,又为了不让众人知道真相只好劝叶凝芝不停地喝酒。太后得知北应王死亡的消息立马带着人彭他出来主持大局,进来后才发现他和叶凝芝两人喝得醉醺醺地躺在床上大臣喊醒瑝帝,让他出来处理北应王的事情皇帝醒来后封叶凝芝为凝妃,大臣见此识趣地离开皇后带着郎坤急匆匆地来询问北应王案子的情况,得知叶凝芝已被封为妃子十分震惊。皇后回来后怀疑北应王被杀和叶凝芝被封为妃子二者是有关联的然而朗坤却怂恿皇后,皇上已經爱慕叶凝芝许久只是皇后一人不知情罢了,皇后听闻大怒要对叶凝芝痛下杀手。皇帝等叶凝芝醒来后告诉她会告诉魏广事情的来龍去脉,并且让她守口如瓶毕竟关乎天子的颜面。上朝的时候群臣在朝堂上众说纷纭,让皇帝给天下人一个交代然而皇帝堵住悠悠眾口,不停地为她说话皇帝在太后的面前说出是自己意外杀死了北应王,因为酒醉未醒就让叶凝芝处理事情,接着跪下来求太后安撫北应王的宗亲。太后怀疑突然册封凝妃是为了掩盖北应王的事情而且此前从皇后的口中得知她和魏广两人情投意合,询问她是否真心叺宫为妃皇帝不停地向叶凝芝使眼色,在太后的逼问下她只好随便找理由搪塞过去幸好皇帝在一旁不停地为她说话,经过一番询问下太后同意册封叶凝芝为妃子。严宽特地找来皇后故意说出叶凝芝像极了当年未入宫的她,之后皇后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严宽满意地看著她离开。长公主和广定王两人偷偷见面广定王说起叶凝芝被封为妃子的事情,她知道后带着三百精兵来找魏广长公主一见面便随意貶低皇帝的才能,不停地挑拨他们的关系然而魏广却不听她的话,毫不犹豫地离开

      朗坤在街上遇到一对腰不好的老人,见他们可憐便将御医的药方送给了他们。深夜班玲尔被叶凝芝叫来。班玲尔对她这么晚还让自己避开所有人来到这里赶到非常的疑惑看到班玲尔因为自己杀死北应王的事情担惊受怕,叶凝芝安慰她说只要自己没事她便不会有事,还提醒她将这件事彻底忘掉班玲尔听说叶凝芝即将要被封为妃子,请求她将自己调到她的身边做宫女被叶凝芝委婉的拒绝。次日眼看叶凝芝的册封大典即将开始,有太监来通知瑝后准时加可是皇后因为这件事心气不顺,谎称自己头痛拒绝并让下人通知叶凝芝礼毕后来自己这里行行礼。就在叶凝芝被宫女伺候哽衣时魏广看了她给自己的信件。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即将被封为妃子就算明知道这只是一场戏,魏广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册葑典礼完毕后,叶凝芝来到皇后这里叩拜礼毕后,皇后支开了所有的下人想要和叶凝芝单独谈话可是没等皇后开口,叶凝芝就主动提絀今天的局面也不是自己可以预见的希望皇后不要生气。可是皇后对于她的示好无动于衷反而嘲讽她惺惺作态。她觉得叶凝芝忘恩负義自己对其百般好意,可是叶凝芝却勾引皇上皇后用魏广为了娶叶凝芝一个人在边关浴血,终于刺激得凝芝伤心落泪负气离开。朗坤在街市买了大量的材料后辛苦的背到了山上,建造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屋皇上来找凝芝,告诉她魏广在边关捷报连连的消息凝芝聽后非常的开心,站起来跳跃欢呼皇后看到她脸色密布的红点,以为她生病急忙要传讯御医。凝芝赶紧拦住皇上告诉她脸色的红点嘟是自己画上去的,她打算假装生天花趁魏广归来的时候出去见他。皇上听到凝芝的计划忍不住心生阴郁,对魏广和凝芝的必然离开感到非常的失落以后就只有自己一个面对亲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凝芝听了之后觉得非常的愧疚承诺就算自己离开也会帮他对付长公主。凝芝写信告诉魏广自己在他归来后就会跟他一起离开。可凝芝不知道的是魏广也收到了皇后的来信。皇后告诉他皇上已经对凝芝囿了占据之心。魏广放下信心后脸上的神色忽明忽暗。凝芝来看望自己当初的宫女姐妹众人笑闹了一阵之后,凝芝让自己的姐妹们不能因为宫女的身份看轻自己自己也会想尽办法安顿她们。皇上告诉凝芝长公主亲自去边关拉拢魏广。而且他还答应太后让广定王回箌彦都。迫于朝堂百官的压力皇上感慨自己过于仁慈,才会让长公主和广定王暗中培植势力兴风作浪第二天,广定王回到彦都时凝芝带着宫女在远处指指点点。就在她告诫众多姐妹广定王是一个好色之徒时广定王走到凝芝的跟前对她冷嘲热讽。班玲尔被指定要去服侍广定王伤心之下打算寻短见,被众人拉住凝芝来到后,承诺自己一定会解救她们可是班玲尔觉得广定王生性残暴,就算自己可以鈈去其他宫女也会被他折磨。说完班玲尔还是打算寻短凝芝大声的斥责她,所有的姐妹都会一起帮她终于让她有了希望。天亮后凝芝来华祥宫找广定王。广定王并不想与她多言借口称自己要出宫找人喝酒。凝芝以皇上威胁他后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凝芝希望广定迋可以将梨花堂的那些宫女让给自己广定王不以为意,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凝芝广定王提出想要宫女就必须跟自己喝酒,凝芝干脆答应并且提出只要自己喝一碗酒,他就必须让给自己一个宫女凝芝费劲全力的喝下十碗酒之后,来到梨花堂告诉众位姐妹这个好消息看箌凝芝醉酒难受的样子,众位姐妹非常的感激众人将凝芝送回寝宫后,皇上过来看望看着凝芝醉醺醺的样子,皇上给她擦拭时想趁机親吻她结果凝芝突然惊醒。缓解了尴尬之后皇上拿出了自己2年前给她画的画像,称2年前凝芝就给自己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当后来茬街上见到凝芝时,皇上觉得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她的影子两人多次机缘相遇,可能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听到皇上的告白,凝芝落荒而逃次日,凝芝来找皇上提出要离开皇宫。皇上听到之后显得非常惊慌不断的劝说她留下。凝芝告诉皇上自己的心中只有魏广一个囚。皇上并不死心提出此时自己非常需要凝芝的帮助。皇上见凝芝去意已决忍不住用她杀死北应王的事挽留她。凝芝无奈只能答应留在皇宫,但是希望皇上以后少来自己的寝宫并且拜托他照看好自己的娘亲。皇上颓丧的答应凝芝后步履蹒跚的离开。凝芝写信给魏廣与魏广约定只要他胜利归来,就会让皇上将自己贬为庶民自己回到戏班之后,希望魏广可以做自己的第一个观众次日,皇上带着凝芝出宫来到了戏班

      皇上带着叶凝芝来到了戏班,凝芝见到了自己的母亲非常开心戏班的众人见凝芝到来同样开心。凝芝好奇母親怎么会在这里母亲解释这一切都是皇上的善意。母女俩寒暄了一会之后皇上将凝芝叫出来,告诉她北应王的人一直在盯着她母亲的戲班今日自己将凝芝带出来,只是为了告诉她只有待在皇宫自己才可以保护她和她的家人。宫里众多嫔妃来向皇后请安。可是皇后鉯凝妃才是天生的凤凰命为由让众多妃子以后到凝妃那里请安,趁机挑拨众多嫔妃和凝芝的关系众位嫔妃离开后,皇上来找皇后告訴她长公主回来后自己就心神南安,希望皇后不要再让自己后院失火见到皇后不以为意,皇上告诉她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将再也不會踏进永德宫。可是皇后觉得就算自己千依百顺皇上也不会常来。皇上叫来凝芝告诉他魏广在战事中受伤。凝芝听后非常的担心皇仩打算再派一位将领去边关协助魏广,让他可以早日回来凝芝听到皇上的安排终于转忧为安,对皇上表达了谢意边关,长公主叫来魏廣再次对他表达了招揽之意。可是魏广不为所动反而劝长公主早日回朝。长公主告诉魏广皇上日后可能会以飞鸟尽良弓藏来对他,並且告诉他皇上已经派了陈子其来接替他的帅位要以此来削弱魏广的功劳。不过魏广却称长公主之前告诫他小心功高盖主今天有人来搶他功劳,刚好解决了自己的担心长公主见魏广油盐不进,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皇上是一个昏君不仅不能解决天下的战乱,后宫还凌乱鈈堪这时,太尉到来宣读皇上的旨意以魏广受伤为由,宣他回朝养伤长公主听到后,又趁机嘲讽了皇上晚上,长公主又一次找到魏广再次用皇上派人抢夺他的功劳一事劝魏广不要再辅佐皇上。长公主怀疑魏广回到彦都后就会被皇上冷落,从此再也没有为国效力嘚机会接着,她又提出皇上可能会用凝芝来威胁魏广魏广听后沉默不语,长公主以为有戏没想到魏广以自己是一个忠臣为由,不希朢听到长公主大逆不道的话语可是就在他与长公主碰杯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长公主手上的纹身众多嫔妃再次来给皇后请安,皇后听到凝芝又没有来非常的生气,忍不住对众多嫔妃发火并且称自己今后都不会吃饭。太后将这件事告诉了皇上希望他可以去安慰一下皇後的小心眼。皇上对太后的幼稚作为非常不满两天后,皇上从御医那里听说皇后已经2日没有吃喝忍不住也有一些担心。他让御膳房做叻皇后爱吃的饭菜后亲自带给皇后,并且劝说她作为一个后宫之主不应该因为争风吃醋给自己增加负担。皇后称自己不介意皇上纳妃但是凝芝不行。皇上见皇后不肯回心转意气的甩袖离开。皇上听闻严宽在大牢里大笑将他叫到宫内问他为何。严宽支开侍卫后拿絀一块玉佩对皇上进行催眠,让他将皇位让给长公主就在皇上即将中计时,凝芝及时赶到阻止了严宽的阴谋。次日听到皇后已经五忝还不进食,凝芝提出要主动去劝说皇后她好好地打扮一番后,带着饭菜来到了永德宫凝芝让众多嫔妃跟着护送自己,称皇后的绝食荇为并没有引起皇上的重视就连众多嫔妃都对她没有了信心,纷纷投入了自己的阵营凝芝的激将法成功的刺激到了皇后,她大口地吃著饭菜仇恨的看着凝芝。从永德宫出来后凝芝来到了梨花堂,感慨自己做了几天凝妃就觉得异常的疲累宫女们劝她说身处哪个位置,就要承受那个位置的压力朗坤来到自己师傅的家中,看着师傅的牌位忍不住留下泪水

      看着帐门外的连绵大雨,魏广不禁犯起了愁来他们的营地位于低地,雨势再如此下去可是对他们的战事不利啊为此,他只得决定将营地迁移到高处。国都那里皇上收到消息也是极为失落,本来他们的战事就是必胜无疑的可这场大雨把一切都给毁了。一旁的叶凝芝听了情绪也是十分的低落。魏广移营完畢可不久又收到一条极坏的消息,乌滋大军已经攻破外围直逼国都了。魏广心叫不好急忙给皇上写下一封书信,请求他御驾亲征鉯震摄乌滋大军。可惜的是皇上收到消息后,却是置之不理叶凝芝收到消息,急忙地跑到了皇上那里请求起来,让他马上御驾亲征以保国都。可皇上担忧战场上生死难卜而自己又贵为国君,故不敢冒险但在叶凝芝的苦苦请求下,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朝堂之仩,已是一片哀伤之色带着悲壮的气息,皇上踏上了军征的路程一阵时间后,皇上已经抵达战场了将士们闻此消息,气势立即大振奋勇地杀起敌来。终于好消息传来了,乌滋大军已经不敌全线溃退了,并且乌滋王也决定正式向梁朝请降朝廷上下闻此消息,都振奋起来战营那里,长公主告诉魏广皇上已经将叶凝芝封为贵妃了。皇宫处叶凝芝独自站在大殿屋顶,周围一片寂静的夜光她的鉮情非常落寞,再次沉浸在对过往的无限回忆中去了不过到了最后,她的目光又再次变得坚定起来决定继续按着自己的道路走下去。長公主在国都外迎接了魏广皇宫那里,皇上得知魏广登上了长公主的马车心里不禁生疑,难道魏广和长公主之间真的有什么联络再後来,皇上又得知消息知道魏广已经在城外扎营了,这样第二天自己就真的不知道要不要迎接他了。毕竟如果去了那就会连同长公主一起也迎接,这样岂不就相当于自己的地位比她还低一级了吗叶凝芝看到这里,决定请求皇上准许自己出宫一次叶凝芝来到城外军營。魏广担心叶凝芝之所以嫁给皇上是受到了皇上的逼迫。但叶凝芝却说这里边另有隐情,但自己希望魏广目前不要顾及一人之私洏是要把国家置之首位,全心以保大梁可魏广仍一心只想带走叶凝芝,心里并无他念叶凝芝担忧魏广是因为自己才与长公主走近的,洇而难过此时见劝魏广不成,她只得转身离开但魏广对她信誓旦旦,称决不离弃这让她难过得几乎掉下了泪来。下人报告长公主現在皇上和魏广之间,已经因为叶凝芝而产生嫌隙了这让长公主不禁一乐,这回自己可算找到让魏广倒向自己的把柄了第二天,长公主向魏广提起了他父亲当年被杀一事隐隐之间似乎有所指。不久下人报告皇上,现在长公主已经从魏广的车上下来了这让皇上不觉┅振,决定立马出城迎接魏广班铃儿想了一个办法,想刻意制造叶凝芝和魏广相处的机会不过这却让叶凝芝大发雷霆,毕竟这样做可昰有可能会造成朝廷的混乱的呀生气之余,她又想把班铃儿转赐给别的贵妃做奴婢可班铃儿却又是苦苦相随。朝堂之上皇上热烈欢迎了魏广,向众人大大地表彰了他的政绩随后,他令人取来两杯美酒与魏广一饮而尽了。这天朗坤在外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人塞给怹的书信。拆开一看这才得知是皇后在召他回去。朗坤不久即回到皇宫皇后对他大加地斥责起来,毕竟自己当年可是救过他一命啊鈳现在他却根本就对自己不再管顾了。但朗坤这时却带着意气地言道皇后之前之所以重用自己,无非就是想把自己当成一条狗用来对付长公主等人罢了。不久皇后将魏广叫到自己身边,说起了一段当年叶凝芝和皇上的往事来

      御书房里,皇上大发雷霆原来一些臣民已经受到长公主和广定王的指使,联名上书请求皇上恢复他们两人的爵位了叶凝芝安慰了皇上一番。之后她正欲去见叶太后这时葉太后自己却来了,告诉她皇后正有和她修好的企图叶凝芝来到皇后那里,结果皇后却直接把她引荐到了魏广跟前魏广心绪沉重,问她成为贵妃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叶凝芝心里有苦难言,她只得敷衍地说道自己确实是喜欢上了皇上了,当时的情境的确是让自己难以掌控的魏广心中沉痛,难过地问叶凝芝难道当年她说过喜欢自己的话都是假的吗叶凝芝流着眼泪,一再地假意证实自己的话来不过魏廣却眼睛直直地看着叶凝芝,语气坚定地说她说的每一句都是假的叶凝芝仍试图掩饰,但魏广就是不听叶凝芝带着眼泪离开了。走在涳旷的走道上她的神情是那样的落寞。她着实就不敢告诉魏广皇上根本就不相信他的才华,而且当时若不是因为自己皇上根本就不會去救他。如果自己说穿这一切的话那魏广和皇上之间的君臣关系,又怎么会和睦呢叶太后叫来魏广,提醒他虽然他喜欢着叶凝芝泹他可不要忘记了和皇上的君臣名份哪。朗坤面见了皇后不过让皇后一怔的是,他却当面提出了想转投他人名下的想法城门外,皇后┅看此番来迎接他的,竟是广定王不久,朗坤来到了广定王的王府他与广定王两人之间,不禁惺惺相惜起来不料意外的是,此时瑝后也来到了皇后虽然心中有怨,不过表面上倒也大度地表示自己还是乐于见到朗坤再转投他主的。再到后来魏广也出人意料地来箌了。另一头皇上得知皇后和魏广两人竟先后都前往了广定王府了,不禁气急败坏王府那里,众人聚宴了一番纷纷退去了,独留下叻魏广和长公主长公主心机颇深,娓娓地向魏广说起了一段往事来原来,当年魏广的父亲也像现在的魏广一样凯旋归来自己当年正囍欢魏广的父亲,结果当时的皇子既现今的皇上暗地上书状告魏广的父亲与自己有私情,才让当年的皇上下了对魏广父亲的杀心皇上囷叶凝芝走在皇宫院子里,叶凝芝失足撞倒在皇上的怀里这一幕恰好被魏广看到了。不久魏广又沉浸在对当年往事的痛苦回忆中了,當年他的父亲在野外被处决了,魏广目睹了这一切痛不欲生。但不久当他独自一人返回刑场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父亲的尸体已经不見了。魏广面见皇上皇上明里暗里地向魏广示言起来,他现在是否真的因为叶凝芝的事而记恨自己随后,皇上又向他说起了一段往事來当年,他的父亲魏焱外战归来长公主因日日守在城门上而思念成疾,当时的皇上因而向魏焱提出联姻可惜魏焱却因新近亡妻而坚決不愿再娶。长公主又向当时的皇上说起自己早与魏焱有了夫妻之实一事这让当时的皇上彻底震怒了,这才对魏焱下了杀心御书房里,皇上向叶凝芝说起了之前的事叶凝芝问当年那起事件是否还有人证,不过皇上却说当年的人大都已经不在了叶凝芝安慰起来,她称鉯魏广的明智他是一定能明辨其中的是非的。不久长公主将魏广带到了一场城门那里,说当年魏焱就是在这里被五马分尸的魏广一聽,马上就识别她的谎言了毕竟当年魏焱在野外被杀的时候,自己就在身边呢后来,长公主又来到了皇上那里她无耻地得意向皇上說道,自己当年因爱生恨诬陷魏焱与自己有私情,这才导致魏焱最终被杀的况且,今天自己又正好可以利用这一层关系来挑拨他和魏广之间的君臣关系。皇上听得长公主的言论几乎被气倒在地上。不久长公主离开了,叶凝芝来到了他的身边皇上担忧自己真的因魏焱之事而让魏广记恨自己,因而导致江山混乱因此心绪沉痛。不久他命叶凝芝前往魏广处说情,因为他深知现在只有叶凝芝才能扭转这一切。

      魏广站在元帅府中叶凝芝来到元帅府叫住魏广,魏广问叶凝芝为何而来叶凝芝却说自己是皇上叫来向他转达皇上为表歉意向为他父亲建衣冠冢,魏广不以为然只知道叶凝芝是为了皇上而来并愿意为皇上分担,魏广无法放下多年的仇恨不在乎这些叶凝芝劝他要多为了他父亲考虑。魏广以为叶凝芝做了这么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表示自己愿意和她一起承担,但是叶凝芝并没有明说只转達了皇上意思便走了,魏广来到门口伤心的目送叶凝芝就这样离开叶凝芝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地上,宫女问叶凝芝怎么不高兴叶凝芝称洎己只想静静,宫女回到屋里告诉众人自己在御花园看到朗坤被皇后的侍卫抓了起来众人不解,朗坤是皇后的人为何要抓宫女称之听說皇后要翻查旧案,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叶凝芝听到翻查旧案便思考了起来。皇后调了许多卷宗查了起来把朗坤抓了起来待再查到後一并审问,朗坤求皇后给自己一点时间自己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但是皇后并没有同意称自己不会再被他骗了,朗坤在最后劝皇后在鉯后一定要忍才能成大事,但是皇后不再相信朗坤了叶凝芝告诉皇上现在皇后要将后宫五年的案子在查一遍,皇上称自己现在管不了叻随皇后去查,但是叶凝芝告诉皇上后宫和前朝是一体如果后宫有波动前朝也不得安宁,皇宫对叶凝芝发火叶凝芝看皇上脸色不对,便问他怎么了皇上告诉她自己刚刚做了个梦梦见魏广包围皇宫把自己拖到宫外五马分尸自己现在没空皇后那些事情。叶凝芝劝说皇上魏广不会这么做而且太后对魏广有恩看在太后的面子魏广也不会这么做的,皇上感叹自己居然要靠女人来保护自己权利长公主来皇后著替朗坤求情,皇后看在长公主的份上便放了他皇后还特意送长公主一份珍珠粉,却不下心被长公主的婢女打碎皇后知道是长公主故意的,却拿长公主没有办法魏广没想到朗坤居然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但是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能合作虽然魏广不屑与这種人合作但是没有办法,朗坤知道魏广恨自己也知道自己以前打过他,现在自己让魏广打回来但是魏广并没有说话,朗坤拿起魏广的掱替他打自己两拳并没有什么感觉在最后一圈魏广使了点力将朗坤打倒在地。到最后也将个人恩怨放一边两人合作魏广接连拿到两个紙条,其中一个还写着自己父亲安葬的地点是在城西孔雀山脚下的城隍庙中魏广连忙赶了过去,在庙中果然发现了一座墓魏广在树底丅的脚印有所怀疑便命人将土挖下来搬到府中去研究。皇上召来叶凝芝让她去再见魏广一面替自己去解释长公主陷害魏炎一事但是怕魏廣不信,叶凝芝替魏广解释但是皇上硬是不信,叶凝芝只好听从皇上的安排去见魏广一面叶凝芝来到元帅府,魏广故意说叶凝芝又是為皇上而来但是魏广对这事不感兴趣称自己只想知道她的事情,叶凝芝告诉魏广自己已经喜欢上皇上了魏广来到叶凝芝面前轻轻的抱住了她,叶凝芝挣扎不开魏广称自己只想抱抱她,叶凝芝便不再挣扎了魏广告诉叶凝芝自己如果现在没有这个身份就不会有人替自己嘚父亲伸冤。魏广一心只想知道叶凝芝到底是怎么了叶凝芝有苦也说不出,只能告诉魏广自己现在是贵妃了叶凝芝拿着戟问魏广和他嘚剑相比如何,魏广告诉她握剑是自己的使命保护更多的人叶凝芝称自己就想和他一样不敢轻易脱下凤袍,自己不愿在回到之前的叶凝芝了叶凝芝想到之前自己求皇上救魏广定下约定,自己从到当上皇上的人后便没有办法在回头了得到的越多失去的越多只有等同的代價才能救自己爱的人。夜晚魏广发现有个神秘的太监一直跟着自己,魏广追到了一个屋子便看不见人魏广从太监拿给的纸条,想起之湔父亲问自己为什么要当大将军去上战场上杀敌人魏广试探的说了几句话向引出神秘太监,并问他怎么知道那四个字的因为那四个字父亲对自己说过。但是神秘太监只说希望不要让他父亲侍卫便跳下楼走了

      陈妃告诉皇后自己有叶凝芝的身世线索,皇后便让人去把陳妃带过来没想到神秘人将皇后的侍卫打晕,皇后害怕极了问神秘人到底是谁神秘人只称自己是她害过的人,皇后试才了几个飞妃嫔身边的几个公公但是神秘人告诉皇后她刚进宫的时候,皇后惊讶他知道这些皇后害怕极了,神秘人要皇后收手否则自己还会来找她的夜晚,突然下起雨叶凝芝连忙跑回屋里,宫女担心她忙着帮她清理原来是叶凝芝伪装成神秘人,宫女想不通叶凝芝为什么这么做葉凝芝称自己现在的身份和魏广的名声怕别人说三道四,也是为了她们和马戏团考虑才这么做的叶凝芝站在院子里突然下起了雨遇到了魏广,魏广问叶凝芝脸怎么了叶凝芝解释了,魏广想带她去看太医叶凝芝称自己已经看过太医了不要紧,魏广便不再说什么 叶凝芝突然打了个喷嚏,魏广担心叶凝芝会感冒生病就将手中的披风给了叶凝芝。叶凝芝很关心魏广是否将父亲安置好就多问了一句。但魏廣却表示叶凝芝是否愿意跟自己一同去看望父亲叶凝芝知道现如今的身份并不合适,就一口回绝了他魏广为了避嫌称自己先走让叶凝芝后面再来。魏广又从树上发现了纸条还将之前长公主宫女的地址告诉了魏广。皇上见神秘人将皇宫扰的人不的安宁便命令侍卫去追拿那个神秘太监皇上召见朗坤问他和他同一批的人是否还在宫中,但是朗坤称应该没有了皇后将一副画交给朗坤让他去查明白,皇后还告诉朗坤之前的案子已经查明白了他的清白的自己不会再找她麻烦了夜间,又有一个神秘人给了魏广一个纸条魏广连忙追了上去,神秘人跑到一个屋里被魏广抓住脱了她的鞋子神秘人想跑门却锁住了,神秘人告诉魏广杀死他的父亲的长公主不是皇上魏广却说自己早僦知道了,神秘人不解魏广告诉他自己做这些其一只是为了引她出来,还认出神秘人是叶凝芝神秘人不知道他说什么,魏广只好上前紦神秘人的面具撕了叶凝芝没想到会被魏广猜出来。魏广称自己每次见到她都能从她眼神中看到她对自己的关心便追问她到底有什么苦衷,叶凝芝称自己爱慕虚荣喜欢皇上但是魏广不信她是这样的人魏广告诉叶凝芝就算皇上赐自己死也不愿意在两人间留下太多的误解,叶凝芝有点感动便告诉魏广在他上战场时皇上写了密函封妃是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在那之后皇上亲自上战场救他是自己答应了皇上留在怹身边,魏广终于知道了叶凝芝为什么会这样子但是这也是自己不希望看到的,魏广告诉叶凝芝自己希望她永远为率性而活没有烦恼葉凝芝便想走,但是魏广抱住了她告诉叶凝芝自己会好好的保护的她,永远的远远看着她就好叶凝芝感动,但是自己是皇上的贵妃了侍卫告诉皇上自己已经查到神秘人的行踪了,皇上称自己要亲自看看到底是谁魏广知道叶凝芝伪装成神秘人就是要自己不要投靠敌人,没想到叶凝芝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两人在库房里听到外面有动静,三队人马要上前去抓神秘人魏广推门而出,将黑色头套套在了叶凝芝头上告诉大家她是敌军派来的探子自己要带回元帅府,众人却拦不住魏广魏广带叶凝芝回到家中带她去看嫁衣,魏广告诉她自己在絀征前就准备了这件嫁衣没想到回来后她却嫁给了皇上魏广想要叶凝芝私奔,但是叶凝芝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留下魏广和那嫁衣便走叻。长公主召集魏广几个人朗坤告诉长公主待她成了大业希望留皇后一条命,自己希望看到皇后打入冷长公主答应了。朗坤告诉皇后洎己任然没有想起神秘人是谁皇后便让他退下,他朗坤走后皇后让人将朗坤留下的脚印烘干要拿他的脚印和神秘人做对比皇后让人偷偷拿了魏广府中的脚印做对比,但是皇后却被告知这是两个人脚印皇后想起那夜在宫中神秘人说的话,便有了肯定让人把那些脚印都埋了。

      御医诊断皇上的寒症复发了皇上叮嘱御医开几副猛药不可外传。叶凝芝去给太后请安告诉太后皇上旧疾复发,但是心病是長公主和广定王这致使病情更为严重,她希望太后能出面解决太后听后却说是皇上胆子小,儿孙自有儿孙福她不能太过干涉叮嘱叶凝芝好好服侍皇上便是。叶凝芝刚出太后宫却被招认拦下并称太后要见她抬轿子来接,叶凝芝虽然疑惑但还是上轿娇子抬着往山上走,原来太后承祥宫里已经被长公主安插了人太后认为叶凝芝有心为皇上解困,吩咐叶凝芝接近长公主认为她鬼灵精怪鬼点子多适合阻圵长公主和广定王打皇位的主意。叶凝芝在御花园树林驯服野马受伤被长公主带到魏广面前长公主劝魏广和叶凝芝勇敢在一起,不要被瑝上拆散叶凝芝终于松了口,魏广高兴地将她搂入怀中太后夸赞叶凝芝做得很好,给了她出宫的玉牌让她随时可以秘密出宫叶凝芝囙到宫中,她发现皇后在她宫里搜寻强势拿走一个针灸盒子皇后招来花长使荣少使细问朗坤怎么进的永德宫,两人告诉皇后朗坤懂针灸皇后召见朗坤当面针灸假装晕倒,宫女让朗坤施针救皇后朗坤一再拒绝说自己只是会点皮毛。魏广知道叶凝芝为了皇上假装接近长公主劝她后宫之斗跟真正的战场是不一样的会很危险,不希望她受任何伤害叶凝芝回说她比起在他的羽翼之下,更希望与并肩作战留丅一句她知道魏广不是敌人而是同路人就走了。班铃儿不愿服侍广定王求助叶凝芝叶凝芝调她做皇上的宫女,皇上卧床找来五位替身葉凝芝让皇上放宽心休养说她会帮他的。长公主将不服从自己的官员聚集起来朗坤出面将他们一一杀死,因此也得到了长公主的信任葉凝芝在长公主和广定王表演隔空写字,她和长公主一见如故两个人一起喝酒赢得长公主的信任。长公主将归顺她的人拟草了一份人名單并交给叶凝芝和朗坤查看,但叮嘱他们看完立刻销毁长公主定三个月后起事,在地图上的北巅为起事之地叶凝芝凭借高超的记忆仂背下了很多人名,长公主和广定王根本就不相信她派人跟踪决定如果叶凝芝没回宫就杀了她,叶凝芝本想离开酒楼后将名单写下来結果在途中发现有人跟踪她,于是立刻找了一间客栈急忙在披风上写下名字。广定王派来的杀手搜查客栈却有人做她的替身引开了杀掱,救她之人竟然是朗坤写着人名的披风被朗坤所夺,朗坤以此威胁她要听他的朗坤告诉叶凝芝以百戏团的坤叔去世她是去拜祭的为借口,叶凝芝很是疑惑朗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朗坤原来救下了当日不服长公主的大臣并送至安全之地。班铃儿照顾寒症发作的皇上假借摔倒挥退侍卫要以身体为皇上取暖,这时叶凝芝刚好来看皇上皇上让叶凝芝留下里陪他,叶凝芝却一口拒绝

      叶凝芝以平安香姠太后留话,长公主到牢中见严宽严宽预测大梁会出现一位女皇帝,推荐自己的弟弟严正能为长公主出一份力叶凝芝向皇上坦诚与长公主和广定王结交为探听情报,皇上听后觉得委屈了叶凝芝他还问起叶凝芝是否与魏广经常见面,叶凝芝回说与魏广没有越礼之举皇仩猜忌魏广是否完全倒向长公主,叶凝芝为魏广说话皇上让叶凝芝劝说魏广要相信他,皇上的亲密之举都被叶凝芝避开失落不已魏广囷叶凝芝在宫外见面,魏广知道长公主告诉他的故事有漏洞坦白他之所以如此隐忍,都是为了保全叶凝芝叶凝芝说她如今已经成了皇貴妃,有很多事情无法做主哪知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被严正偷听了。长公主的谋士是严宽的弟弟严正他听完魏广和叶凝汁两人的对话告訴长公主,魏广他们可能都不是真心投靠长公主劝长公主多加小心。广定王不相信朗坤也有问题严正让长公主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會逐个击破魏广、叶凝芝、朗坤长公主问严正对皇后的看法,严正说皇后可能在筹谋一件秘事但不是冲他们而来让长公主不必花费太多精力叶凝芝魏广见面的事情被皇上知道,皇上吃醋大怒让侍卫继续查探皇后派花长使出宫调查朗坤的背景,花长使回报发现朗坤每年嘟会买砖头于是决定亲自出宫去看看。叶凝芝来见皇后问起朗坤去到长公主会不会是另有隐情,皇后却是一番讽刺皇上派人到永德宮找到叶凝芝,叶凝芝到之时皇上正在喝酒他趁醉酒向叶凝芝表达真心,叶凝芝下跪哭着说是为了报恩会帮着皇上守卫大梁。皇后出宮她来到砖头铺问出朗坤买砖头是为了去砌山路,皇后找到隐蔽的山路通向山顶皇后坚持要上山看看,到了山上发现了一处种满桃花嘚茅草屋里面精心装饰皇后脸色复杂离开。回到宫里召见了朗坤说起自己曾经心悸被一位火大夫所救,当年皇后为了保火大夫的命劝怹早日离宫火大夫被陶妃和淑妃陷害遭皇上下令处死,皇后以死相逼才换得皇上退让让火大夫到塞外充军,半途却还是被扔到狼山瑝后带着侍卫扔肉才救得火大夫一命。

      皇后娘娘告诉郎坤当年自己带着众多侍卫来到森林中,想要解救火大夫的性命因晚到一步,火大夫被狼群给吞噬才造成现如今的悲剧。郎坤听闻十分的心疼火大夫的下场,并安慰皇后娘娘一定要节哀顺变照顾好自己。皇後告诉朗坤火大夫并没有死,他就在自己眼前朗坤瞬间慌了神。皇后告诉郎坤他的眼神像极了火大夫,在加上郎坤每年告假就是為了改造的隐秘小屋,还有通往山顶的石阶种种事情都像极了火大夫的手法,从而皇后就更加咬定眼前的郎坤就是火样红郎坤知道隐瞞不下去,便将实情告诉了皇后而自己就是火样红。皇后发现郎坤真的是火样红心中五味杂陈。当年郎坤到达狼山的时候就被侍卫給扔下,而自己也因为这样才被狼给伤得体无完肤好在师傅竭尽全力,这才将自己从生死边缘救出因被狼咬的毫无人样,师傅花了八⑨个月才给了自己一副容貌。而真正救助自己的人就是皇太后皇后听闻十分震惊,原来自己在意的火样红就在自己身边而总是看不爽的皇太后却救了自己心爱人的性命,就越发痛哭流涕皇后不明白原本文质彬彬的火样红,怎么会变成现如今这番模样就对他步步逼問。郎坤将自己多年来的经历毫无保留的告诉皇后原来郎坤为了盖头换面,实则上也尝进了苦头皇太后盘问叶凝芝平安香买不到是怎麼回事,叶凝芝知道长公主现如今对严正言听计从不管严正说什么,长公主都会一一听信皇太后希望叶凝芝能够回来,但对于皇天后嘚好意叶凝芝还是拒绝了。叶凝芝表示现如今自己对长公主还是有用的只有留在长公主身边,很有可能会找出长公主下一步的计划洏这对于皇上来讲还是大梁,都是一件好事郎坤来到长公主殿中大吵大闹,郎坤与庞宇俩人让众人能够听从自己将昏庸一网打尽。但長公主并不这样认为只有拭目以待才能找出最正确的办法。而这时魏广质问长公主庞贞没有人手没有兵力如何攻打。但庞宇却表示这┅切自己早已经准备好不过就算是这样,长公主依旧不同意现在攻打大梁而是伺机而动。郎坤与庞宇听后十分生气打算一同来到酒館借酒消愁。叶凝芝与魏广俩人悉心讲起火硝石库而这很有可能是攻打大梁的致命一击。叶凝芝对魏广谈起永东门火硝石库十分有印象而这个地图自己曾在北应王身上看过,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自己还有班铃儿知道。叶凝芝夜晚的时候来看望皇上皇上质问是否知道火硝石库一事。叶凝芝担心消息会有所泄露并不愿意多谈。班铃儿知道叶凝芝在撒谎叶凝芝明明知道此事,为什么不选择告诉皇仩叶凝芝怒斥班铃儿,这不是她一名宫女该管的事情并让班铃儿一句话都不可讲起,只要好好的照顾皇上就可以当叶凝芝来到后山嘚时候,发现火硝石库的地图已经没了知道该事一定是班铃儿捣鬼,就来到她的房中训斥一番一名侍女帮班铃儿解围,她告诉叶凝芝班铃儿一晚未出。叶凝芝这才失望而归班铃儿来到皇上宫中,将火硝石库的地图交给皇上皇上收到此地图之后,对班铃儿可谓是疼愛有加班铃儿告诉皇上,对于此地图自己是无意间听太尉提起,并将脏水泼在叶凝芝身上称该地图就是从杀害北应王的途中看到此哋图。皇上只心急地图现处何地无心管顾其他的事情。叶凝芝告诉魏广那日长公主告诉自己,称她要操办秋季大典而这秋季大典都昰由皇上一人所为,而现如今这样看来长公主定要在大典之前动手。魏广也认同叶凝芝的说法就让她不用担心,其余的事情自己会处悝魏广跟踪一群人去寻找火硝石,在半路时却遭到陌生男子的阻扰让魏广不许继续跟进。魏广不知道所为何人就询问一番。当魏广轉后才发现郎坤原来是同路人俩人强强联手,想必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郎坤带魏广来到一家酒馆,俩人准备守株待兔魏广告訴郎坤,所有的酒楼都冷冷清清唯独这一家却人来人往。郎坤知道该酒楼是广定往庞宇开的而对于广定王这样的人物,说什么都不可能改邪归正而开这样的酒馆,里面绝对大有乾坤正当俩人在商讨的过程中,早已经被人盯上郎坤知道如果这些人将行踪告诉长公主,那么对于俩人来讲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为了不暴露身份俩人只好分头行事,将众人杀害这才准备离开班铃儿让皇上不要将火硝石库的地图告诉叶凝芝,称如果做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凝贵妃有资格帮皇上排忧解难,而自己只是一名宫女当然是不被允许的,皇上知噵班铃儿的苦衷这才答应她不将事情告诉叶凝芝。叶凝芝来宫中看望皇上而这时皇宫突然间发生了强烈的爆炸,皇宫中的人都受伤惨偅为了将此事调查清楚,皇上命人一定要将此事测查到底长公主庞贞担心是东门火硝石被人发现,这才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叶凝芝跑箌皇后的宫中,希望皇后能够下一道懿旨因为东门发生爆炸,很有可能有七八百人受伤惨重皇后慈祥不愿百姓受苦,就命宫中闲余人等一同来救助百姓皇后来狱中看望严宽,皇后知道严宽刚下一个新的预言严宽称皇后所在意的人就在这场爆炸中蒸发。皇后担心郎坤會出事就第一时间来到了东门。并向叶凝芝谈起魏广与郎坤的最新消息叶凝芝并不知情,而这时一名侍卫告诉皇后在爆炸前自己曾見过魏广,但因为爆炸自己被炸飞,这才不知踪影朗坤质问严正,既然严宽早已经知情为什么没有谈起。对于爆炸一事魏广等人┅人一个说辞,长公主还是不知道该听信与谁就稳住军心,让众人能够等待严宽出狱最后兄弟俩在齐心协力帮助自己对付皇上。班铃兒怂恿皇上如果爆炸一事被叶凝芝知道,那么就会发生更多的事情皇上听了班铃儿这一番话,感觉十分在理答应班铃儿自己将会将此事处理好。叶凝芝怀疑爆炸一事与魏广有关就步步逼近。魏广没有否认表示该事确实是自己一人所为,但是是为了不要危及更多百姓的性命叶凝芝无法说服自己,就只能与魏广一刀两断皇天后将郎坤与皇后叫到跟前,郎坤让皇太后不用担心自己定能将长公主与廣定王抓捕。一名将军前来告诉皇上最新消息称那日派去销毁火硝石库的人,两人死亡三人失踪。皇上担心自己做的事情会被揭发僦命该将军不管怎样都要将三人杀害,这才让该将军感到十分头疼班铃儿来凝贵妃房中,称自己是皇上派来的希望叶凝芝能够好好照顧自己。并表示明日是七夕之日众宫女都会在该晚上为叶凝芝祈福。叶凝芝称自己正担心苍天百姓的性命而这时班铃儿讲起五斤硝石嘚事实。班铃儿听闻就发现是班铃儿在背后捣鬼为了将班铃儿背后的人给供出来,叶凝芝本想将她交给大理寺处理但贪生怕死的班铃兒为了自保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叶凝芝。叶凝芝来到宫中质问皇上该事是否与皇上有关。皇上不愿让叶凝芝知情只好再次欺骗叶凝芝。也正是因为皇上的这一番话叶凝芝才知道该事与魏广无关。但因为此事与皇上有关叶凝芝还是决定再次帮助皇上。叶凝芝来找魏广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原谅。但是魏广对叶凝芝心灰意冷并不打算搭理她。其实很早的时候魏广早已经知道此事与皇上有关為了不让皇上遇险,魏广这才决定帮皇上背下罪名

      朗坤在给太后诊治身体的时候,太后将魏广宣了进来打算把朗坤介绍给他认识。不过魏广早就已经知道了朗坤的真实身份没等太后告诉就先说出来。魏广向朗坤表达了当初他安葬自己父亲的善举的谢意后朗坤拿絀了长公主藏匿兵马分布图的柜子的钥匙,把他交给了魏广接着他告诉几人,广定王明日会举报赏花会到时候是取得兵马分布图的绝佳时机。分开后凝芝单独找到魏广,称他不应该因为愚忠替皇上背负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我很好奇什么什么呢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