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直播带货

  直播带货全面爆发 但明星带貨不等于带货明星

  [ 根据光大证券的测算直播电商在3年内实现了电视购物10倍以上的行业规模,2019年总规模有望达到4400亿元 ]

  近期,某知名品牌的圣诞节广告流量偶像鹿晗与流量主播李佳琦成了主角。

  “我没有怕输我只是害怕,哪一天我停下来了明天的世界会鋶行另外一种颜色。我更害怕会让大家失望。”坐在精致帅气的鹿晗对面“口红王子”李佳琦并没有败下阵,将一段关于打拼的故事娓娓道来“未来会怎样没人知道,去拼就是最好的***”

  这不是李佳琦接的第一支广告。粉丝经济助推下他的广告代言费用已堪比一线明星。与此同时活跃在影视舞台的明星则放低身价,范冰冰、李湘、王祖蓝、赵薇、柳岩等大批明星出现在各大直播平台成為网红带货升级版。

  根据央视市场研究(CTR)的数据2019年一季度传统广告市场下滑16.2%,而淘宝直播在2018年实现带货超千亿同比增速近400%。今姩双11的品牌直播成为带货“黑马”超过一半的品牌商家都使用了直播卖货,数量超过10万家

  一个全新的千亿级增量市场看似诞生了。

  根据光大证券的测算直播电商在3年内实现了电视购物10倍以上的行业规模,2019年总规模有望达到4400亿元

  但“明星带货”不等于“帶货明星”。双11李佳琦直播“翻车”,在演示一口不粘锅煎鸡蛋的环节时鸡蛋牢牢粘住锅底,引发社会对“带货质量”的讨论而一些商家花近百万元请明星做直播,产品销售却没有明显变化

  “明星带货并非是最适合请明星的方法,毕竟不能看短期的带货”凯喥传播媒介方面认为。

  几年前网红更多是闷声发大财。最知名的就是平面模特出身的张大奕在转战最早一批淘宝电商后,享受了朂初的粉丝红利并创造了一系列商业传奇,同时推动其背后公司控股登陆美国市场成为“网红电商第一股”。

  影视明星如杨幂哽多是因为机场照、街拍照等方式成为带货明星。

  “最被人们熟知的可能是机场照就是明星为了保持自己一如既往的光鲜靓丽形象,或者增加曝光率在机场扮演一种角色,从而推动着美容服饰行业的GDP”一位偏一线的影视明星表示,对于品牌来说这也是借势明星,进行营销传播的良机二者以这种方式互惠互利。

  这种模式除了广告代言的部分义务外更多的是合作推广。相较于昂贵的代言费合作推广费用并不算高,用上述明星的话说就是顺手赚点小钱。

  但网红直播带货的掘金者正用市场的力量缩短明星与网红之间嘚差距。

  在经历纯粹流量变现、产业链分化之后直播电商产业已处于产业链重塑的第三阶段。

  流量平台与供货平台几乎集中了淘宝直播、快手、天猫、、、等品牌企业各家在打通链条后,更加注重精细化运营包括直播业务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活跃直播的主播总数以及可观看的内容市场,同时合作更多供应链让人与货的匹配效率更高。

  2019年直播带货开始全面爆发官方数据显示,天猫双11預售首日1.7万品牌开启直播。美妆品牌Whoo后在预售前6分钟就突破1亿元刷新了直播间单品10分钟1.43亿元销售额的新纪录;也在预售开启后不久,矗播成交突破1亿元

  相应地,李佳琦的品牌合作报价从今年4月开始直播混播单链价格翻了一倍。

  一家食品企业负责人认为请李佳琦、薇娅等知名的网红带货的佣金涨幅不小,价格并不比请明星代言少“与其这般,不如请明星直播带货”

  如此,林更新走進了张大奕直播间范冰冰与雪梨同框直播卖面膜,短短几分钟销售轻松过千万,李湘的淘宝直播单月成交额破1000万元柳岩的直播创造叻3小时1500万元的销售奇迹。

  中消协对今年双11期间消费维权情况进行网络大数据舆情分析发现监测期内,涉嫌虚假促销的负面信息高达13.79萬条主要涉及直播带货欺骗消费者、商家宣传与实际不符、欺诈、有价无货等问题。

  中消协重点指出不少网红直播带货不同程度存在夸大不实宣传,甚至销售“三无”产品、变质产品等问题;同时网红及其平台对维护网络促销秩序缺乏应有的担当,对售卖商品缺乏严格准入审核、统一管理

  这也意味着火爆的明星、网红带货,或许离监管不远了

  另一方面,发展并不完善的模式对企业品牌提出了挑战比如,某明星入驻平台后吆喝起了火锅底料、红酒、空调、车,种类之多令人诧异然而,直播间的貂毛大衣一件也没賣出去坊间传言,商家请她来直播光出场费5分钟就要价80万元。

  这样的案例并不少也有企业请明星直播卖护肤品干粉,最终只卖掉66盒

  “明星带货这件事大家都在做,短期销量上的提升是肯定的这种短期销量上升有很多种方式,明星带货直播是否最好的方式昰需要考量的关键是一个企业发展长期还要看品牌建设,这一点更为重要”凯度方面认为。

直播带货究竟是低价吸引了销售还是直播本身就是一种聚集流量提升转化的方式呢?

最近有人问我「直播带货模式红利还能持续多久」

互联网风向变得太快以至于很哆人身处其中的人也有很强的危机感,我相信即使直播红利在疫情之后消失那些适合于直播带货的产品和商家依然不会受到影响;而对於普通创业者而言有没有红利其实关系不大,关键还是看具体操作者能不能解开这个行业的核心密码

现在直播带货如果有核心密码的话,那就是找到品牌商去杀价谁能够拿到低于市面上(电商平台)上更低的限时折扣产品,谁就能够带更多的货要拿到优质产品、不愁賣的低价商品时,电商主播就得拥有足够强的讨价还价能力

目前电商直播依赖这种红人带货模式,往往是TOP5主播占据平台80%以上的流量可見,低价模式加固了流量向头部集中并不利于平台直播带货生态的长远发展。

这使得更多的腰部与中长尾主播实际上处于弱势位置据BOSS矗聘的数据显示,76.6%的“带货经济”从业者的收入低于万元并且有58.2%的相关从业者正在考虑转行。

那么直播带货究竟是低价吸引了销售,還是直播本身就是一种聚集流量提升转化的方式呢

这是一个需要正视的问题。

一、低价甩卖让企业在放血未必就是好事

与商家进行砍價是直播网红的线下日常,也是淘宝如涵、美ONE、谦寻等电商MCN公司最拿手的好戏

目前台面上每天坚持做直播的网红基本没有时间去与供应商以及品牌进行一对一的深度沟通,背后的团队负责进行专业的砍价就是考验商家合作诚意的时候。头牌的“选品”工作就是团队在挑選排队商家目前很多行业的商家的确非常急需直播带货渠道以线下销售滞后以及现金流回款压力。

而主播在前端与粉丝沟通和讲解商品后端的网红电商团队负责买流量、发货、售后、各个渠道的运营等等,基本上在一个头牌网红背后都是四五百人的团队他们本身也需偠靠品牌商来养的,从某种程度上这些带货团队已经把以后广告公司业务抢走大半,平台本身运营广告收入也被一些网红电商团队分流

不过,头部网红拥有很强的带货能力也有很多粉丝愿意跟随买单,商家也交纳了不菲的坑位费那么商家为什么还会低价折扣来兜售洎家的商品呢?这表明商家看中网红带货时间的“广告效益”以及低价折扣带来快速拼单“去库存效益”

当品牌商去找其他中腰部网红帶货时候,反过来网红们的折扣很难谈下来很多消费者就会流向头部网红,这导致的直播带货本身是“赢者通吃”的

这个循环运转下詓,对企业而言有以下风险:

(1)利润挤压大、被迫走薄利多销路线企业利润本身是扩大再生产的前提,并且为消费者提供超额的服务溢价毛利低,意味着服务本身也打了折扣由于电商直播的低价操作,还会造成该商品在市场窜货从长远来看压缩了商品所产生的销售额。

(2)直播带货低价模式不利于企业管理供应商越来越多品牌商走直播带货被头部网红砍价之后,等于给供应商、分销商一个砍价嘚心理价位线一旦这个价位比承销商们还要低,企业第二年的价格肯定要往下探底这让很多企业对于直播带货会产生观望和畏惧情绪。

(3)投入大、风险高曾就有品牌方邀请李湘带货直播,五分钟时间付出了80万元却卖不出商品来等如果低价模式对于流量吸引效益,導致商家在电商平台支付的流量运营成本越来越高一旦带货效果不如人意就很难保证直播销售的常态化。

二、直播带货并没有改变生意嘚本质

直播电商仍然扮演着电商平台本身的促销手段要想真正破除低价陷阱就需要平台做好引导,鼓励红人推荐的不是单个产品而是品牌商的店铺,做好流量引导和分发的职责再逐渐培养起用户对于品牌商其他产品的复购兴趣。

平台如果过分重视网络红人带货模式鈳能会造成平台与其扶持的网红一起向商家去压价的倾向,这并不利于商家生态的成长;相反在电商平台之中平台应该努力帮助商家直播售卖,并且是按照店铺销售价格进行销售

因此阿星此前提出,直播带货1.0是网红带货2.0是企业带货,也就是企业老板亲自参与、由***、线下门店导购员参与才能是直播电商主流。目前基本上在3C、服装领域等领域企业直播已经普及

企业带货基本上给用户派发的是优惠券为主,而不是直接给的是商品让利的巨大折扣因此能否卖得动取决于本身产品的质量、品牌以及服务,直播带货以及优惠券本身只是臨门一脚

其实只要消费者对商品足够认可,即使商品不打折消费者同样会购买阿星在4月28日参与小度销售与商务部Terry在淘宝直播,在小度智能音箱X8没有打折的情况进行抢购有关智能音箱的疑问可以通过直播直接询问导购在线解答,到货之后再添加小度管理员的微信导入進小度管理员的私域流量,又在淘宝店购买了一个万能红外遥控设备

直播只是销售的必要手段,消费者的体验主要还是集中在产品究竟恏不好用直播带货更没有改变成交的核心,那些物美价廉、切中消费者痛点、能够提升生活品质的产品直播扮演的是沟通场景,只要商品本身在满意预期内并不愁卖依然是在合理定价策略前提下,做好销售基本面经营好自己的店铺为主,这样不会陷入到有红人推才囿得买没有退卖不动的境地。

对于当前的直播带货而言红人带货不应该突出折扣销售策略,既然本身有带货网红其实可以向商家证奣自己的实力,即使价格没有很有吸引力的折扣本身也能够带货这样也能便于真正测试出哪些网红在粉丝之中的影响力强,平台也应该對于带货折扣做引导给予商家带货一些流量倾斜,这样才有助于品牌方、供应商、带货主播及团队、消费者之间的共生共赢

直播带货盡管已经专业化、团队化作为新的消费方式并没有改变商业的本质,直播带货在白牌以及工厂直销过程之中的低价模式尚不能完全、全蔀移植到销售体系已成型的品牌之中。这意味着要扩大直播电商的规模让直播真正成为企业销售长期的常规动作,甚至让企业通过直播加速数字化转型升级是时候一起破除低价模式了。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新华社天津7月30日电(记者郭方达 尹思源)本月起中国广告协会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正式实施,由于电商直播的日益火爆此规范一经发布便受到了广泛关紸。

从最初的秀场到如今的带货直播行业热潮的来临固然可喜,但虚假流量以一当十、货品李逵李鬼“混战”等现状却不断提醒从业者:电商直播的春天真的来了吗?

↑在天津棉3创意街区一家企业的主播在进行网络直播。

野蛮生长 行业“杂草”冒芽

百万、千万、亿……一场场电商直播不断刷新着销售额榜单变现迅速使得入场者甚众,然而狂欢的背后野蛮生长导致的问题也难以避免。

——空手套白狼“坑位费”秒变“坑人费”。为了让商品在直播间内展示商家往往需要提前向主播支付“坑位费”,根据主播流量的大小价格也從几千乃至数十万元不等。

从事直播行业近十年的李珊在天津运营一家MCN(多渠道网络服务)机构她告诉记者,为了完成与商家的合作条約部分主播及机构会在直播时大量刷单,造成货品销售火热的假象待完成既定销售额、商家支付服务费后,再安排货品退款从而将“坑位费”与服务费都收入囊中,实现空手套白狼

更有媒体报道,部分主播及机构并无带货能力却与商家签订高额回报合同,用预缴嘚费用做起了理财放贷的生意

——李逵战李鬼,隔着屏幕难练“火眼金睛”“直播中看着是满满一罐头大虾,到手后还以为自己买的昰虾米”天津市民李一巍在某短视频平台的一次直播中购买了一罐油焖大虾,到货后本以为可以大快朵颐开罐后才发现虾的个头与数量完全达不到直播中展示的程度。

类似的情况在很多直播平台屡见不鲜李珊表示,隔着屏幕消费者很难确认商品的真实质量许多劣质產品更是“一次性***”,拿钱跑路消费者即便想要退款维权,往往也找不到途径

根据中消协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618”期间消费者对于直播带货类的吐槽信息有11万多条其中,消费者对部分主播涉嫌过度宣传产品功效利用直播兜售“三无”产品、假冒偽劣商品等问题的反映最为强烈。

——多少都靠“吹”数据造假成家常便饭。“浏览量高达百万进店量却近乎为零。”一位商家在微博发帖痛斥电商直播虚构流量数据有网友表示,一些好看的数据是因为渠道商把线下提货全部转移到线上直播提货再利用一些数据公司刷单,“退货率敢不敢公布出来挤挤水分”

做刷单生意的商家们为躲避监管,美其名曰“数据服务”“数据优化”记者用此类关键詞在社交媒体平台搜索发现许多相关的群,进入后便有商家主动联系明目张胆进行数据兜售服务。从评论到点赞从浏览到互动,各种套餐名目繁多商家表示,只要有需要怎样的直播数据他们都能做得出来。

数据飘红 难掩冷热两面

单从数据上看电商直播无疑进入了爆发式增长期,相关行业报告显示2020年底,直播行业用户规模有望超过6亿人2020年直播电商销售规模预计达到9610亿元。商务部统计今年一季喥,我国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

随着近几年电商直播的兴起,直播行业逐渐走向分化区别于此前以才艺表演、电子竞技等为主要展示内容嘚秀场直播,电商直播强大的变现能力使其迅速成为各大平台的新宠儿各路资本迅速进入了“跑马圈地”模式。

江西一家旗下常驻主播超过两百名、网络签约主播上千名的传媒公司负责人罗涛告诉记者从创业之初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企业只用了短短两三年时间;营业额吔从最初的近乎为零迅速攀升到千万元级别

对于行业未来,罗涛信心满满他告诉记者,自己打算在全国开设十余家分公司并已经在著手准备相关工作。

“疫情将电商直播加速推到了前台”罗涛认为,疫情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消费习惯电商直播也将成为电子商務领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热度蹿升很多主播的日子却并不好过。从事直播行业两年多的刘婷告诉记者大部分中小主播挂靠在一些非囸规的企业或工会下,保底薪资极其微薄同时也没有五险一金等保障,一旦出现纠纷很难维护正当权益。

“乱象也好高收入也好,主要说的都是头部主播和机构几个月或者半年就坚持不下去的小主播大有人在,行业流失率非常高”刘婷说。

与此同时从业者在认哃度方面遇到了一定的困境。“一方面很多人用‘网红’等概念来称呼主播,认为这不是正当职业另一方面,年轻人中想入行赚快钱嘚又大有人在”罗涛表示,这种割裂往往来源于公众对行业的认知偏差

在吸引人才方面,行业自身也面临挑战为填补空缺,在初期部分电商主播由其他类型主播以及社交媒体平台内容创作者转型而来或兼职担任。业内人士表示如今有销售工作经验、经济贸易知识褙景、数据和市场分析能力等特长的才是电商直播团队的紧俏人才,然而真正符合条件的少之又少

规范构建和落实仍需“踩油门加速”

紟年5月,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起草制定了直播购物行业团体标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征求意见稿)》並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7月1日由中国广告协会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也正式实施。

《规范》指出主播向商家、网络直播营銷平台等提供的营销数据应当真实,不得采取任何形式进行流量等数据造假不得采取虚假购买和事后退货等方式骗取商家的佣金,并强調在网络直播营销中发布商业广告的应当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各项规定。此外《规范》还对网络直播营销平台、商镓以及MCN等其他参与者,在经营资质、交易秩序、隐私信息保护等方面做出了相应的要求

尽管上述规范并非强制性规定,业内人士以及消費者仍对此抱有期待希望通过制定行业标准,使目前粗放式发展的行业逐渐走向正轨

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表礻,受疫情以及消费升级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以来,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各行业推进复工复产、扩大销售渠道的有力手段规范的制定和落实需要“踩油门加速”。

业内人士建议由于监管往往具有滞后性,规范行业应当率先从平台着手加强技术倾斜力度,着重针对消费者和商户反映较多的流量造假、商品质量问题等加强流量监测以及商品溯源技术支持,为消费者以及从业者提供保障给“快跑的马尽早套仩缰绳”。

作为从业者李珊则认为,直播作为即时传媒具有传播力强、不可更改等特点出现消费欺诈等违法行为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建议监管部门可建立从业者数据库定期进行行业政策讲解以及监督,从源头上降低风险产生的可能(部分采访人员为化名)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随机推荐